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

прозрачный。

 

(雷安)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女朋友吧。

主雷安。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女朋友吧。


表情包改文,我今天真的是爆肝。

全篇ooc!!

全篇ooc!!

我流雷狮和我流安迷修严重,请小心观看!!!

被雷到了不能怪我(。)

→表情包走这


梗概:四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混蛋。



#1

安哥,这人是不是喜欢你啊。

安莉洁话音刚落就感受到安迷修怨念的视线,她当做没看见的把雷狮送的99朵玫瑰花插在公司前台的花瓶里面,第一天送爱心便当第二天送巧克力第三天直接送玫瑰花,一群怀着狂热罗曼蒂克思想的女人双眼宛如机枪一般哒哒哒的都快把安迷修整个人射成筛子了。

安迷修扒拉着安莉洁摆好的玫瑰花,有气无力的说我咋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四年没见他谁知道整这玩意。

安莉洁哦了一声,一把拍下安迷修乱弄玫瑰花的双手。

安哥,别搞了,现在玫瑰花可贵了。

所以啊,他到底是想追你还是怎么回事。

安莉洁啧啧称赞雷狮送的各种东西,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比某位的审美提升的的不知道有多少层次。安迷修整个人往靠背椅一摊,眼神透露出维多利亚时代灯塔与迷雾一般的光芒。

迷茫而惆怅。

一看就很有故事。

银爵很懂的掏出一瓶啤酒,拍拍安迷修的背递给他:“老安,说吧,今天我们都是安迷修。”

“谁和你今天都是安迷修。”安迷修有些郁闷:“我也不知道那混蛋脑回路怎么长的,说好听点就是随心所欲,说不好听就是没脑子。”

他顿了顿,声音低沉了许多:“他就是个王八羔子。”

银爵指着吃着pocky吃的津津有味的嘉德罗斯:“还有比这位更王八羔子的人吗……我靠小兔崽子你还打我?”

“到底怎么回事?”安莉洁发问,她好奇的眼神简直让人无法拒绝。

“当初他甩了我,我们掰了,现在又要追我。”

安迷修如是说。

办公室一下子安静的可以,莱森咳嗽了一声,调出网易云,点击音乐播放。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偌大的办公室里面无限循环着爱情买卖,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别样的精彩。

“你们在跳广场舞吗?”

路过的金好心的探头问了一句。

#2

混蛋恶党。

安迷修给雷狮下的定义。

得了吧,扒了这个定义,我们来看看安迷修给雷狮的前缀

帅气英俊可爱迷人只比自己颜值低一点点的小兔崽子。

初恋,如水面落下的一片残叶,将回忆挑起涟漪,之后沉睡在脑海深处的某些片段便越发清晰。

初三那年暑假,当安迷修喊出那句你给我等等,两个人的生命就不可预料的交织在了一起,宛如月老手中的那些红线,剪不断理还乱。

高一到大四,七年时间,他们两个的感情让别人羡慕的恨不得把自己对象给烧了泄愤。

直到大学毕业,毕业典礼的第二天,雷狮只拖了卡米尔送来了一份信。

#3

散了吧。

#4

混蛋。

安迷修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想过去的事情,越想越气恨不得立马把人拽到自己的面前用冷热双刀狠狠插他的两个肾。

忽然从旁边的小巷子里面窜出了几个少年,他们狼狈的样子打断了安迷修的思路,他偏头下意识往小巷子里面望了一眼,就看见骂骂咧咧的雷狮和他手中抱着一只有气无力喵喵叫的小猫咪。

“气死大爷我了小兔崽子居然欺负猫仔——我操安迷修?!”

这个我操是指看见安迷修的反应,只是感叹而已。

别想太多,脑补伤身。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说曹操曹操到,安迷修有那么一瞬可惜自己的冷热流没带出来。

安迷修刚想转身就走,雷狮臭着脸哼一声一把抓住安迷修的衣角就开始说,安迷修,你这几天躲我干什么。

安迷修一把把雷狮的手拍开不客气到没躲你我只是不想看见一个弱智而已,雷大爷你没事了吧我回家了我还没吃晚餐呢。

雷狮吸了一口凉气,不耐烦的把怀中的猫咪往安迷修怀中一塞然后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手背,安迷修注意到他皮肤上被划出了几道血痕,心一下子就软了。

没事吧。安迷修问,他怀中的猫咪身体温热又绵软,像极了当时他抚摸雷狮头发的感觉。

你说有没有事。雷狮哼哼唧唧的以表自己可疼了。刚才那群逼崽子欺负这猫咪被我看见,训了他们一顿,只不过他们下手还真狠,居然还抓我。

雷狮了解安迷修,他甚至还敢断言他比安迷修自己还要了解他。

果不其然,安迷修一下子就心软了,他扭过头抱着猫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过来吧就走。

雷狮马不停蹄的跟上,偷偷的在心里比了一个v的手势。

计划通。

#5

安迷修的屋子不大,但很是整齐,整个房子干净整洁,比雷狮的狗窝好了不知多少倍,雷狮蹦跶着换鞋。安迷修寻了一个纸箱子就把猫咪放在里面。

安迷修,医药箱呢!

雷狮朝安迷修吼到,他还真把这当自己家了。安迷修刚去厨房准备弄点吃的冷不丁被他这么一吼,手中差点把早上买的水灵灵的黄瓜掰断。

书房的书桌下面呢。

安迷修大声的回了一句,他现在处于自我怀疑中,怎么就硬生生把这个混蛋带回家呢。

就当安迷修纠结的切黄瓜的时候,雷狮犯了难,他面前是两个房间,一左一右,他不知道哪个是书房。

算了随便开吧,我雷狮大爷就是这么任性。

他下意识的打开了右边的房间,忽然就顿住了。

一张简简单单的双人床,虽然两边都有枕头但是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左边基本上就没有人睡过,右边床头柜摆着很多东西,什么台灯啊闹钟啊手机充电器的插头啊,左边的基本上是空荡荡的,只有一张照片放在床头柜那里。

照片上面是雷狮和安迷修的合照,18,9岁的笑脸笑出了他们的青春。

雷狮想哭,又想笑。

雷狮喜欢睡左边,安迷修喜欢睡右边。

当初他们两个在外面租房子的时候,凯莉还打趣过他们说真是天生一对,连睡觉的位置都不用抢的。雷狮笑嘻嘻的揽过安迷修的肩膀,对女孩道。

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你死书房了吗雷大爷?”安迷修在厨房探头喊了一声,雷狮回了一句你还死厨房了呢我马上就好。

他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6

痛痛痛你轻点这是手臂不是木头。

雷狮龇牙咧嘴的盘坐在沙发上嗷嗷直叫,安迷修面如冰霜宛如面对的不是伤员而是杀父仇人一样的在给他上药。

所有倒霉的事情都会变成有用的经历,但是没关系,还会有更倒霉的事情等着你。

雷狮想到当年温柔似水……啊不,反正比现在温柔多了的安迷修,内心哭着像个140斤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听了想打人。

外面华灯初上,霓虹灯照亮了整座笼罩在黑夜里的城市。两位四年不见的前恋人在客厅里面和平共处的上药。

厨房咕噜咕噜的煮着稀饭,一股大米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

“为什么不辞而别。”

安迷修打破了这尴尬,雷狮还想调笑两句说你招抚伤员的能力还不够你绝对找不到女朋友之类的缓解一下气氛,一抬头就看见安迷修那双祖母绿的眼睛。

里面仿佛隐藏着满天星光,还有着属于安迷修他自身独有的特点。

死倔。

雷狮哼哼了两句,在外人看来他永远是雷王财团的三少爷,高傲,不屈,带着少年独特的意气风发在商业圈混的风生水起,却不曾想他也只是个普通人。

“家里出了点事情。”

雷狮打着哈哈想跳过这一环节,安迷修却发挥他死倔的本事,执拗的盯着雷狮。

“你不说我就去问卡米尔。”

安迷修掏出雷狮的手机,朝他呵呵一笑。

#7

成吧,雷狮这点比不过安迷修。

“我当时朝家里面出柜了,老头子差点没被我气出脑溢血,第二天直接把我打包送去了德国。”

“我就在想,我回来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只好叫卡米尔给你带一张纸条,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在我这吊死你说是吧。”

“欸,我看你这些年过的不错啊,我买的那些东西你收下了吗”

安迷修默默听着,猛的把手机砸向了墙角。

你就放屁!

少自以为是了你!

你凭什么不告诉我??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等这么久?!

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足够把一个满是棱角的人磨圆,也足够把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性格。

但是抹不去安迷修和雷狮他们互相喜欢的这个事实。

#8

雷狮肉疼的看自己的手机被摔碎,虽然这点钱对于他们家来说不算什么大事,但好歹他也是刚回国换的新手机啊。

他脾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怒气冲冲的朝安迷修吼道。

“老虎不发威,你他妈当我……”

安迷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雷狮瞬间改口。

“你,你当我女朋友吧……”

话音刚落,雷狮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都是男人,当女朋友这话题一直是他们的禁忌。

呜呼哀哉,命不久矣。

#9

“女朋友的话,估计不行。”

过了一刻钟,安迷修终于开口了。

“但是男朋友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

FIN

  1059 27
评论(27)
热度(1059)

© 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