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我是帅哥。

 

(雷安)所有问题都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雷安。所有问题都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大半夜好无意义的瞎写,困死我了zzz。

现代pa,我流雷安。

人物欧欧吸注意!






00

卡米尔:大哥,安迷修回来了。

01

雷狮从被子里面伸出手,一把捞过放在床头的手机,勉强半眯着眼按下开机键。

哦,5:23。

他刚准备把手机放下继续睡他的觉,就看见屏幕闪了一下,接着一条信息闪在他的面前。

卡米尔:大哥,安迷修回来了。

雷狮睡不着了。

02

雷狮靠在抱枕上,面无表情的抱着一个枕头,双目盯着空调闪着诡异的光。

26度的空气,凌晨五点半的天空,调到睡眠模式的台灯,还有闪着对话框的手机短信。

在雷狮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他其实大概思考了十多年,还是同一个问题。

03

他喜欢安迷修吗。

04

答案是肯定一定确定没毛病的。

雷狮在空调工作的低鸣和窗外时不时传来的鸟叫声当背景音乐的状况笑了。

先是无声的笑,然后嘴角弧度越来越大,笑声也流露了出来,直到最后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被嘉德罗斯称为精神污染的鬼畜笑声。

等他笑够了,整个房间又回归平常。

各种东西还是该干嘛干嘛,只是手机映照在雷狮脸上的幽幽蓝光显示出了雷狮的表情。

老子就是酷炫狂霸拽:我知道了。

回完短信,雷狮的右手握着手机,左手就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嘴唇,他咂咂嘴,有些遗憾自己咋就栽倒一个萝卜的大坑里面去呢了。

还是个执拗的萝卜。

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时候是在初一时候,初中的男孩子嘛,热血在身上沸腾,总是不搞点事情不罢休的年龄。

雷狮把搞事这点发扬光大,后来还有模有样的成了他们学校那块地区的扛把子。结果就和正义的管事小能手安迷修杠上了。

这一杠就是十多年,直到前不久安迷修突然就消失了。

雷狮坐在床上感觉有些不妙,这回忆都是老年人才会做的事情。

他有些惊恐。

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回忆那些事情。

毕竟,

天下唯有安迷修和爱不能辜负。

05

有一次安迷修吐槽过,他一直以为雷狮其实是个一腔热血的混乱邪恶键盘侠,结果没想到雷狮只是个闲着没事干的富二代。

彼时雷狮正在聚精会神的玩着电脑游戏,他一边甩着狙一边还和安迷修闲聊,结果居然还是perfect。

安迷修哼了一声,抢过电脑就开始噼里啪啦的敲起键盘。雷狮笑而不语的看着安迷修,在他连击失败后还嘲讽安迷修手残。

雷狮当然知道自己对安迷修那点心思。

他也知道安迷修对自己的那点玩意。

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是自己真不喜欢安迷修,他哪会和一个傻逼上课认真听课下课接班上厕所拉着人逃晚自习去撸串,还互相模仿家长在没考好的试卷上签字,一起勾肩搭背聊聊哪家的姑娘好看哪家面馆又涨了三块钱。

从初一到高三,再从大一到考研毕业。

互相吐槽怼来怼去都是正常的,上升到手脚级别更是家常便饭,当时深陷其中乐不可支,结果现在才发现那时候的小心思真是一触就破,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们两个的那点关系。

啧啧啧。

这种情节放在那些什么耽美同人向网站再加上点细节和狗血就活脱脱一场妙哉快活的大戏,分分钟上千赞各种推的那种,看完后回味个三天三夜还得声情并茂的朗诵着风花雪月。

雷狮光是脑补一下鸡皮疙瘩就掉一地。

他从床上下来,光着脚站在木地板上,被空调吹着的有些许凉意。

雷狮一把推开衣柜,挑挑拣拣的就开始试衣服。

会议是早上九点半,现在是清晨六点。

离见安迷修还有三个半小时。

离雷狮没见安迷修已经过去了4320个小时。

06

雷狮吻过安迷修的。

没有什么学院午后的阳光,也没有什么温柔的缠绵。

因为雷狮他表弟嘉德罗斯的小弟喜欢玩乙女游戏,所以雷狮其实设想过在上面两个场景接吻,然后差的没被自己雷的外焦里嫩。

那其实就是很普通的一个晚上,两人翘晚自习去吃大排档。

啤酒,烤肉,盛夏的夜晚。

雷狮舔了一下嘴唇,啧啧的回味当时的感觉。

火热温润的双唇,有着大排档的孜然辣椒味,还有青岛啤酒的味道和特属于安迷修的气味。

“安迷修,”一吻终了,雷狮有些喘,他说。

“我喜欢你。”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雷狮想了想。

那少年笑着扬起嘴角,眼睛盯着雷狮,那里面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

他说。

“我也喜欢你。”

07

卡米尔开着车从后视镜望着自家大哥一脸的得意洋洋意犹未尽,抬手稍稍拉低了帽檐继续开车。

这种情况,当做没看见就好了。

08

“很期待接下来和雷总的合作。”

安迷修几乎刻薄的把合同的条条理理写着清清楚楚,结果那位年轻的总裁看都没看直接签字。

这总裁,就算被卖了都还帮人输钱呢,你看他咋笑的那么开心啊。

艾米凑到安迷修的耳旁小声低估,安迷修面无表情,心里清楚的紧那位传说中的毁天灭地贼牛逼的总裁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小学生吗他。

散场的时候,雷狮盯安迷修的表情简直就是一头饿狼看上了一头肥美的羔羊,安迷修浑身不自在,刚想快步离开这鬼地方,结果就被雷狮追上了。

没办法,人家腿长任性。

结果就是雷狮一把扯过安迷修,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倾头就是一个法式深吻。

埃比艾米在一旁都看呆了,金一脸不忍直视的看向一脸笑眯眯的凯莉。

一群人沸腾了。

安迷修真的想死。

他听见一群人在起哄,还有的人在吹口哨,他有些生无可恋,本来塑造好形象都因为这傻逼毁了。

神经病啊他。

安迷修自暴自弃的加深了这个吻,雷狮一惊,复而又喜。

嘻嘻嘻嘻嘻嘻嘻。

09

他们结束这个吻之后都是两分钟后了。

一分开安迷修就踹了雷狮一脚骂他智障,大庭广众之下干什么呢,雷狮呵呵一笑说你跑去国外进修也不和我说一声,谁理亏啊安迷修。

安迷修说你闭嘴,这话说的我怎么那么像个负心汉,雷狮眨巴眨巴眼睛,一184的汉子做委屈装说你凶我,安迷修面无表情的呕了一声说你真恶心。

一旁的人早不知道跑哪去了,谁都不想看这两发狗粮,汪汪汪的,简直没人性。

10

“行了我错了败给你了。”安迷修不情不愿的朝雷狮说,这事本来就是他理亏,他有些心虚的成分在里面:“等一会去哪。”

“大排档,撸串。 ”

雷狮笑了。

“然后回家。”



——

FIN

  711 22
评论(22)
热度(711)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