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Hail stucky!!

 

(雷安/瑞金)当我在尬聊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雷安。有瑞金

非常非常爽文的段子系列,和当我在考试的时候我在想什么为同一系列,不影响整体阅读。

学院pa,通篇瞎扯,人物欧欧吸致歉。



A

上补习班的第一天迟到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B


安迷修左手一瓶蓝瓶雪碧右手一袋干脆面嘴里叼着一根火腿肠以追一匹自由的野马速度奔向了位于三楼的教室。

可惜时间这匹浪荡不羁的野马并不喜欢安迷修这片春意盎然的草原。

就在安迷修踏上一楼的第三级台阶的那瞬间,他抬起左手不经意间督向腕表的三分之二秒那刻,那让他引以为傲的左眼4.9右眼5.0的视力清楚的告诉他。

现在是八点零一秒。

距离标准的上课时间已经超过了一秒。


他迟到了。

C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教授他们数学的是被誉为最会玩魔方的老师丹尼尔。

命不久矣这词简直为了现在的安迷修量身定做的。

在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五官全感受到了班上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他。

“安迷修同学。”

丹尼尔的面目和蔼可亲。

“拿着你的试卷回座位吧,你迟到了1分23秒45。”

“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D

数学老师都是这么牛逼的吗,还自带秒表计算啊。

安迷修面色复杂的走向最后一排自己的座位,他在进来之前就把自己的早饭给塞进书包里面了,他那位死对头同桌——现在是男朋友了趴在书桌上感觉已经睡到昏天黑地不知道何时何地就等渡劫升天了。安迷修有些感慨的把书包放好随手就把放在桌子上面的试卷平铺开来,一句卧槽就那么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面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他差点没缓过气来噎死。

他居然考了69分!!!

数学有生之年他居然能及格!!!!

喜大普奔啊!!!!!

“但是这样改变不了你迟到事实。”

仿佛知道安迷修在想什么一样,雷狮突然抬起头来懒洋洋的说了一句,他一直没睡,他只是趴在桌子上看起来像睡觉而已。

安迷修温柔的给雷狮竖了一个中指。

E

迟到其实不是问题,试问有生之年谁没迟过几次到呢。

但是受迟到支配的还有丹尼尔的亲切问候和雷狮的友情关怀。

安迷修面无表情抽出书包里面的小完能,然后狠狠的捏碎了它。

雷狮以一种非常自然而然的姿态拿过了安迷修放在桌子上面的火腿肠,剥开包装纸就开始吃了起来。

“你吃我东西。”

安迷修以一种非常符合他做为男朋友的身份,伸手不经意间蹭过雷狮的嘴角,然后使劲捏他脸,满面春风的开口。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F

“雷狮,安迷修,你们两个下课都来我办公室一趟。”

讲台上的丹尼尔还是那样优雅。

“现在,给我出去。”

G

被拎到外面罚站的雷狮和安迷修感觉身体被掏空。

为了打发时间,他们两个决定尬聊。

“你这次数学多少分?”

“69,你呢。”

“96。”

“……”

“啧啧啧,你看看你爸爸我多么优秀。”

“……”

“唉,没办法,我们班的数学都得靠我这个扛把子,作为你们的爸爸我真是心酸啊。”

“那您真的是高产似母猪了。”

“……”

H

就当两人就要大打出手的时候,教室门又开了。

金垂头丧气的站在安迷修的旁边,安迷修身体里面的母性情怀一下子因为金的形象太可爱了所以爆发了,他特别和蔼可亲的偏头,轻声细语的问金。

“你怎么出来了。”

和刚才与雷狮瞎扯的完全都不是一个人。

雷狮在心里面佩服的鼓起掌。

真牛逼,安迷修去演川剧都不需要自带面具。

金犹豫了片刻,他说。

“我要和格瑞绝交。”

I

安迷修老脸一抽,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雷狮堪称幸灾乐祸的站在一旁,那个喜欢绿舌头的芦荟头也有今天。

一听到这话金立马就不淡定了,他一摘帽子直接把那个可怜的帽子摔到地上:“我今天早上,买煎饼果子当早餐,格瑞说这不健康 ,于是就拿走了我的煎饼果子,结果我眼睁睁看着他自己吃了一口。”

“这是人吗!啊,这还是人吗!?”

“分手,我要分手!”

安迷修和雷狮沉默了一会,最终安迷修冷静的提出了他的意见。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被拎出来罚站的。”

雷狮也非常冷静的给出他的建议。

“你这是freestyle吗。”

J

“喔……我这次数学考了19分。”

“然后我这次物理考了91分。”

“丹老师认为我在挑衅他,然后微笑着把我拉出来罚站了。”

“都怪格瑞,要不是考数学那天他把我手中的肉夹馍换成三明治,我怎么可能考那么差。”

安迷修同情的拍了拍失落的金的肩膀,决定开导他。

“金,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凯莉在操场殴打鬼狐天冲这个事情。"

“记得……”而且我还在旁边看了全程。这句话金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你要知道,我们学院有几大不可思议的人物,那个鬼狐天冲,他整个一红颜祸水狐狸精,弄了个传销组织鬼天盟天天嚷嚷着让别人加入,还给对方进行洗脑传销,只要入鬼天盟就送各种同人本。结果把凯莉同人本市场给抢了,于是他就被凯莉教训了。”

“你知道这是一个什么道理吗。”

安迷修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金摇了摇头。

K

“这是个什么道理。”

看着陷入沉思的金,雷狮低声问安迷修。

“我不想听金三句不离一个格瑞了。”

安迷修低声回答雷狮。

“你真聪明,不愧是我的男朋友,尬聊技术真是越发厉害了。”雷狮赞叹道。

“……”

L

格瑞:金怎么自从上次出去罚站后就不怎么不理我了?

雷狮:可能是你最近没帮他搓背吧。

雷狮:情侣之间就应该互相搓背,这是男人的浪漫。

雷狮:你应该懂我什么意思。

格瑞:……?

格瑞:…也许。

……

……

格瑞:雷狮,我打死你。


——

FIN

  883 16
评论(16)
热度(883)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