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Hail stucky!!

 

(雷安)唯有垂杨管别离

现pa,破镜重圆梗?(什么)

写完后我的心肝颤,结尾是糖!!!!!!!,不写糖我都对不起我自己呜呜呜呜。




——

分手是个大事情,安迷修还是决定和雷狮当面谈谈。

QQ私敲,他不看,发短信,他不查,发邮件,他理都不理,打电话,那位爷直接关机换卡。

安迷修眼睛眨都没眨,直接订了飞机直飞帝都,去雷狮的公司和他好好谈谈。

他不是小孩子了,分手也不只是愚人节说着的玩笑,他其实也思考了很久。

异地恋,家长反对,各种情况他们都坚持下来了。

雷狮出柜的时候闹的很大,雷家,名门望族,雷老爷子气的被最喜欢的孩子差点送进医院,雷妈妈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就差破口大骂了,雷狮也只是跪着给他爸妈磕了个响头,硬生生的受了他爸用拐杖打的那下,用属于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的骄傲和自尊说下了最重要的承诺。

“我这一辈子就和他过了,和他在一起永远都不后悔。”

安迷修当时心疼的不行,他那时候不在现场,他是在雷狮回来后背部的棒痕额头和膝盖的红肿还有卡米尔的转述中得知雷狮出柜的“壮举”。给雷狮上药的时候绝对是他这一生中最轻柔的动作,就像蝴蝶悄悄的落在玫瑰上,雷狮龇牙咧嘴的说安迷修你怎么突然这么温柔,安迷修笑着回了一句滚结果眼眶也红了。

后来雷妈妈看见安迷修的时候握住安迷修的手一个劲的哭就差点没给他跪下来求他放过自己的儿子,安迷修有些不忍心,人心是肉做的又不是铁打的,但是他带着有些发颤的声音坚定又执着的说。

“阿姨,我愿用我一辈子陪着他,无论生老病死,只要是他就好。”

***

他们两个看起来一个像火一个似冰,水火不相容却又以外的变成动人的水蒸气,七年的时间足够让他们适应彼此却又丢失刚在一起的激情。他们两个都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多想的主,很多问题的暴露恰恰也说明了他们两个之间不适应和各种小毛病。

他们两个刚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浪漫的地方。

大学嘛,两个人从宿舍翻了出去还背着银爵买的吉他,吃完烧烤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公园里面找了一个长凳坐着,雷狮弹着吉他安迷修看着公园里人工湖,湖面平静没波澜,雷狮的声音唱歌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安迷修自带粉丝滤镜还是都喝了久的缘故,居然性感好听的不行。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告诉你。”

“告诉你我没有忘记。”



一字一句吐字是真真切切,草丛中闪烁着几只萤火虫,安迷修咧着嘴捡起一颗石头扔进水里面,顿时掀起一阵波澜。

他晕晕乎乎的想起小时候他师傅教他学习,有一句诗他师傅读着读着就停下了声音。

“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

他当时年纪小,不知道他师傅怎么就停下了,他师傅温柔的摸了摸安迷修的头发,说安迷修,以后要是遇见心爱的人,一定要抓紧了,别等到在树木苍郁,阳春三月的好风光时候,你却和你爱的那位分别,不知道送什么为好,只能摘一株柳枝给对方,依依惜别。

安迷修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小孩子不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里还只有下午玩什么和晚上吃什么,但是此时此刻他听着雷狮的声音又看着人工湖畔的杨柳,忽然就明白了当时师傅的那一番话。

一曲终了,安迷修走到雷狮身边,附身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这是一个不带欲望的,纯粹的吻。

是心爱的人给对方最高的礼物。

他们两个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

被告知雷狮不在公司的安迷修终于慌了。

雷狮在哪,谁也不知道,连问卡米尔他也只是摇头。

雷狮其实什么都知道,他站在当初他和安迷修在一起的公园里面,坐在长椅上愣愣的看着平静的湖面,他的手中有一罐开启了的啤酒。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安迷修什么都好,他为雷狮修改毕业论文,在雷狮实习的夜班回来的凌晨递上一碗银耳枸杞粥,在被雷狮被老爷子赶出家门的时候给他上药和自己面对雷狮的父母,他们两个相互扶持,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

他是那么的好,雷狮怎么可能不爱。

雷狮拿起一旁的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口。

冰,痛彻心扉的冰。

他们过的是生活,不是情景爱情喜剧。雷狮想说安迷修我喜欢你我爱死你了你别走好不好,但是他说不出口,他爱安迷修,但是他也尊重安迷修,既然爱一个人,就要对对方的一切都包容。他再也不是那个拽的二五仔对可以威胁或者用一种专属于他的撒娇的语气对安迷修说别分手好不好,生活就是这么操蛋,就算他感觉自己要窒息,他也得为安迷修考虑。

习惯了。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安迷修习惯了雷狮,雷狮也习惯了安迷修。

雷狮感觉眼角有点涩,他脑袋里心里面都是安迷修。那种感觉就像是濒死的鱼遇到了最后一汪清泉,虽然这种比喻挺娘炮的,可雷狮不得不承认安迷修就是那一束光,照到了他心里面最柔软的地方。

狮子也会有困惑的时候,鲨鱼也会有悲伤的那刻。

只是他们的眼泪一个落在了草原,一个融入了海洋。

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他们流过泪。

***

安迷修快疯了,此时此刻他连分手的念头都没有了,他跑了许多地方,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雷狮在哪。

当他路过当初他们两个在一起时候的公园,鬼使神差般的他拐了进去,距离那个长凳还有一段距离,安迷修就听见雷狮的歌声,续续断断的,有一种失恋的人才能了解的痛。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拥抱你,拥抱错过的勇气。”

“曾经想征服全世界。”

“到最后回首才发现。”

“这世界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


最后一个你字,雷狮拖长了音,一个转头就看见安迷修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他。雷狮挑起了眉,站起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向安迷修,他笑了起来。

安迷修知道雷狮喝醉了。

雷狮说。

“安迷修。”

安迷修说,嗯。

雷狮嘿嘿的又笑了起来,他一把抱住安迷修,特别酷炫狂霸拽的说,安迷修我喜欢你,安迷修别分手了,我们好好在一起。

安迷修说,好,好好在一起。

雷狮直接就啃了上去,安迷修被亲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想起幼时他师傅说的话。

“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

他想说,师傅,尽管良辰美景,树木苍郁,杨柳依依,他也不会和他喜欢的人再次分别了。

他爱他。

这便是最好的告白。







不过话说回来,雷狮唱歌还挺好听的,他下次让雷狮给他录个专属铃声算了。

安迷修想。

——

FIN

好了不说了,这篇我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太难受了,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我真牛逼(。)

  383 9
评论(9)
热度(383)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