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雷安】雷狮:死鬼人家头巾都被你弄脏了啦

我滴好吹吹给我滴!!!(骄傲)

吹sir:

=给老鹅 @空明。 的生贺 没带脑子写 请大家也不要带脑子看(


=我流雷安 我流paro 我流生贺 甚至错别字都是我流 欧欧西慎入


=十年后雷x现安()内有自然骚话和强制抒情。


 


--


 


安迷修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面前站着的那个男人。


 


悲伤逆流成河。


 


男人发现了他的目光,歪过头对他慈祥一笑。


安迷修自觉把他眼睛里的那些情绪转化成呵呵安迷修你这个小傻逼,那欠揍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掏出冷热流礼貌性地往他那张吸粉无数的脸上招呼。但是这小火苗只在脑子里存在了一秒就被理智的安迷修掐灭了。


 


呵呵。安迷修也回他一个笑,心道,他又不是真傻。


 


然后又沉默地把屁股挪到更远的地方。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安迷修正和雷狮在凹凸大厅打架,照雷狮的话说就是平时的小打小闹。正当他们两个美妙地唱着二人转时,一个瓶子忽然加入战场,硬生生砸在了雷狮身上。随着身边的一声惊呼,有阵恶俗的基佬紫烟雾将雷狮包裹,场面之风骚,让人极其无语。但安迷修是谁!他是个骑士!他毫无戒心毫无惧怕的冲了上去,选择直面雷狮黑恶势力。安迷修在奔跑中扬起一抹(自认为)酷炫而冷酷的微笑来,呵,恶党,不管你用什么阴招,我,风流倜傥英俊逼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是永远不会害怕的。


 


然后他就被打脸了。


 


抵抗他的是一股巨大的蛮力,那力量强大到安迷修执剑的手都被震麻,他一个翻身闪开一段距离,只见烟雾散开,一个脸不大对劲但偏偏扛着雷神之锤的男人站姿风骚的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您哪位。


 


只见那个男人皱了皱眉,道:“安迷修?”


 


“雷狮?”安迷修尝试着回了一句,眉头一皱,他发现事态并不简单。


 


--


 


那个男人说他是十年后的雷狮,起初安迷修是不信的。


“你头巾呢?”安迷修抬头看着他,感觉脖子快要扭断,他保定雷狮这几年又长高不少,一米八以上的海拔不管如何都带给他压迫。


雷狮神秘地笑了一下,很体贴地坐在了一边,示意安迷修也坐下。


 


“昨天绑你的时候,弄脏了。”他说。


 


安迷修:…………………………


 


看这他沉默不语的模样,雷狮很贴心地又补了一句:“就是你想象的那样。”


 


--


 


再回到现在,不难理解安迷修一心想要躲开雷狮的心情。


他不知道十年里发生了什么,才让未来的安迷修接受了雷狮,甚至他们从敌人变成了炮友,还玩了那么赤鸡的play。


想想都很……都很……。


 


安迷修的内心很沉寂。


 


    “你跑什么?”男人的声音低低地贴着耳传来。


安迷修鸡皮疙瘩都要掉光了。很绝望,就是。离他远点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被他更早一步地揽住腰,安迷修颤颤巍巍,警告似的叫他的名字。


“……雷狮。”


雷狮笑嘻嘻地凑上来,一副臭不要脸的模样,似乎还带着点不知名的委屈:“你都和我在一起了。”


“我没有。”


“我的头巾都被你弄脏了。”


 


歪,丹尼尔吗?安迷修神志不清。这里有个雷狮,他不要脸还ooc。


 


--


“说实话,我真的不相信我会和你好上。”


“我头巾都被你弄脏了。”雷狮这次的回答十分海盗。


“……”服了。


--


 


    “十年后,凹凸大赛结束了么?”安迷修突兀道。这话在他心里憋了许久,终于说了出来,照理来说如果十年后的雷狮活着,他便不可能在十年后的世界存在,凹凸大赛并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它的胜者只有一人,安迷修心里清楚的很。


    但为什么,雷狮还说昨天他……?安迷修疑惑。


成年后版雷狮看了他一眼,似乎漫不经心地:“结束了。”


 


安迷修眯了眯眼。


 


“你是不是在想你怎么没死?”雷狮把安迷修的脸扭过来,那一瞬间安迷修差点暴起,但抵不过十年后雷狮年龄身高等等压制,弱小,可怜,又无助。雷狮的动作好让他们双目相对,不得不说,雷狮的皮囊真的不错,比起年少时候的青涩傲气,十年后的他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算是看起来很可靠的大人,漂亮的眼睛外挑内钩,但戾气十足。


安迷修被他的颜值噎了一下,再被他的话噎了第二下。


确实是他想的那样,但从雷狮嘴里冒出来,怎么说都有些奇怪。


被他看穿了。


被他了解了。


怎么说都有些不自在。


 


安迷修呃了一声,偏过头不愿与他对视。那雷狮十分习惯似的笑了笑,笑声中透出几分恶意来。


 


“你怎么会死,安迷修。”雷狮的声音忽然低沉下来,像深情的人贴耳说情话。


永远在尬撩别人的安迷修猛地被撩了一把,耳尖通红,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未来的自己会和这个人在一起还是有点颜控因素的


 


 


“我的头巾都被你弄脏了,你还要负责的。”


 


 


安迷修:……哦。


 


什么颜控,他安迷修是个有原则的人。


 


--


 


从此之后的三个小时,安迷修就多了一个叫雷狮的尾巴。


“你干嘛跟着我。”


“靠 你怎么还不回去。”


“我会对你头巾负责的。你本人可以走了吗。”


“……”


 


安迷修叽叽歪歪,后头的雷狮拿手枕着头,一派潇洒,甚至还哼着小曲儿,似乎很是享受的模样。最重要的一点,在前文看似十佳男友的雷狮先生,现在完全不理他的未来对象。


 


“我叼你……”安迷修暴起,愤怒地转过头,他的发在空中甩出优美的曲线,然后成功的撞到了雷狮的下巴。


疼……靠。这人的下巴是斧头劈吗,还是什么完美雕刻家雕刻的。


 


安迷修捂着头退后一步,却被雷狮一揽腰圈进怀里,十年后雷狮的各种气场都太强,紧紧压迫着安迷修。


而后,他被雷狮扑倒在地上。


挣不脱,逃不开。


安迷修差点晕厥,清醒时却发现自己正在与雷狮接吻。


 


……???!!


 


从来没有这种经验的处男安迷修脸涨得通红,被他压在身下吻得上接不接下气,雷狮的手不知何时钻进了他衬衫里头,手掌贴着他腰身渐渐向上移动。


空气里陡然塞满了暧昧因子,连喘息都变得粘腻,藕断丝连一般。雷狮在安迷修脸上印上几吻,扯开他的领带。


贴着身体的那支手太过滚烫,烫的安迷修一个激灵。


 


……然后雷狮就没了动作。


 


满面潮红的安迷修一睁眼,发现雷狮还是雷狮,只不过变成了缩小版本。


 


安迷修:……………………


雷狮:………………………


 


 


“……安迷修?”拿手撑在安迷修上头的雷狮的表情看起来颇为复杂,平日里难以见到他这幅张口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把我头巾弄脏了。”


 


 


 


 


  -FIN-


 


老子踩点肝完了!!!!!!!!!


歪日歪日简直惊心动魄仿佛看了雷狮和安迷修上床一样心跳加速。


吓死了个人了 以后不敢浪了



  1226 2
评论(2)
热度(1226)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