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我是帅哥。

 

(雷安)我要高傲的小声逼逼

参加雷安激情九十分的活动混更 @雷安jiqing九十分

关键词:拥抱


——

雷狮知道安迷修狠,跟匹孤狼一样,他没想到安迷修这么狠。

大脑嗡嗡作响,整个左脸都被打得发烫,眼前青红交加白星直冒,最终黑了下去。

他实在记不清安迷修最后的表情了,连他说了什么都记不清,稀里糊涂乱七八糟的,以一种特别符合帅哥的潇洒形象地栽倒在地上,屁股挨了路面亲切的一个火热的吻。

太阳火辣辣的,他的脸也火辣辣的。

脆脆的,硬生生的。

真他妈的是友情破颜拳,雷狮发懵的时候他还在想,安迷修下手真重。

对了,雷狮又想,他们两个连友情都还不是。

雷狮,他听见安迷修声音中带着特属于他的气急败坏,你他妈的疯了。

喔,我疯了。

雷狮突然低声笑了起来,一口气没憋上来,笑就化成了骇人尖锐的咳嗽。他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安迷修的红色球鞋在他眼前晃悠着扰乱着他的视线,他笑的厉害,咳嗽的厉害,心肝乱颤,世界崩溃。

他还没正式认识安迷修的时候,就朦胧地知道他们两个是一类人。他又同时不愿意承认这个,不要因为对敌的缘故,也不是因为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

雷狮关注安迷修很久了,久到雷狮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关注安迷修。

安迷修的存在太碍眼了。

也太显眼了。

雷狮,安迷修用那个名字尴尬的被一群人笑成凝三日的冷流刀抵着雷狮的后脊,你倒是说话啊。

你叫我说话我就说话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雷狮长舒了一口气,不管那刀的威胁,抬手把冷流刀移到一旁,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满不在乎的弹灰理衣服,都不用正眼瞧安迷修,搞的好像刚才开口说喜欢安迷修的不是他一样。

喜欢这个词,用的过于平凡了,在口头中被嚼碎了的廉价词语,和路边的碎石块一样随处可见,毫无价值。

更何况,凹凸大赛,是不配讲喜欢的。

安迷修汗水浸湿白衬衫,露出曲线优美的背。雷狮终于幽幽的望着安迷修的眼睛,那本应该和湖绿色的潭水平静动人,却被雷狮的一块碎石子激起惊涛骇浪。

雷狮是随心所欲的,无法可以有人束缚住他。

“安迷修。”

雷狮再一次开口,他的每一句话好似湖水下的暗流,搅得安迷修心烦意乱。

“我喜欢你。”

“我爱你。”

雷狮伸出手,安迷修固执的站在他的对面,脸上躁的通红,手上紧紧握着冷热双流仿佛要把刀把捏碎一般,雷狮舔了舔干燥的嘴角,一步一步走向安迷修。

带着一句一句的话语。

“我喜欢你。”

“是想上床的那种喜欢。”

“安迷修。”

“我认真的。”

安迷修想很娘炮的尖叫,也很想不顾一切的逃离,但是他还是止住了,雷狮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那双令他朝思暮想的紫罗兰眼睛就在他的面前。里面燃烧着安迷修不敢直视的情欲焰火。

“——安迷修。”

“我能抱你吗。”

雷狮太了解安迷修了,这种了解不是出于那种好友之间的了解,更是一种敌人之间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的了解。

安迷修没说话。

那雷狮就是当默认了。

雷狮的手腕冰凉的很,他蹭过安迷修的后椎,安迷修的耳旁想起雷狮的沉重呼吸,一瞬间感官似乎被放大了无数倍,安迷修觉得自己怕是生病了。

石药无医。

“安迷修——”

雷狮在他的耳旁吹了一口气,安迷修僵硬的维持被抱的姿势,他进退不得,只能小小的嗯了一声,语气弱的连他自己都吃惊不已。

“我要吻你了。”


——

FIN


题目?题目是我瞎扯的。

  556 5
评论(5)
热度(556)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