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很奇怪,奇怪到从想到写这句话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才怪。
只花了51.8秒。

【雷安破万联文】当我们在谈论相声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雷安only

*联文第四棒,我们是毒组。

*全文梗概:安迷修发现自己是个捧哏

*这是freetalk:

祝你做爱不缺人,祝上厕所有厕纸。
祝你入圈有太太,祝你永远有肉吃。
最后祝你,身体健康。

抱歉因为刚才出状况了所以要重新发……很对不起各位。

——



——来自已经开学的吹



眼前又是一片神秘的基佬紫,啊挣不脱,逃不开。安迷修垂泪,不知这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变gay喷雾。

他猛得睁眼!四周并无一人,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水声。受惯了这样场景的安迷修眼神忽然凌厉起来。看来这回处境有点危险,颇具战斗素质的骑士(自封)安迷修在心里冷哼一声。正想起身寻找武器,却发现。
他没穿裤子。

安迷修:………………。

有些宽松的下裤嘲笑他一般在他的动作下无情地下滑,这些情况无一不提醒着安迷修所处环境的现状——他正在解决某些必要的生理问题。

很好。安迷修完美得宛若刀斧雕刻的面颊没有出现一丝崩坏。即便是在这样的特殊状况下他也保持着该有的警觉,这很好!这说明他经过了那么多个世界他的骑士道精神没有崩坏!赞美自己!赞美骑士道!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沉默地坐回马桶上。

而突然,似乎有人走了进来。安迷修再次警觉起来,(偷听)他人的对话可是获得这个世界信息的最好方式,安迷修不禁为自己的机智勾起一抹邪魅狂娟写满美丽的微笑。

有人出声了:“哦——我的上帝!瞧瞧这面镜子里映照出的可人儿,他的面容好似搅拌不错的土豆泥,配上玫瑰的芬芳……伙计,嘿!伙计,我想我要爱上他了,我将用我余生所有力气去追求他,只为博得他那宛如蓝宝石坠入深渊闪烁不已令人移不开眼的笑容!天哪!天哪!天哪……”

安迷修:………………???

看不透。是安迷修内心说说的最新更新。为了纪念他耳朵那五秒所受到的恶魔般折磨。难道……这是莎○比亚的世界?安迷修皱了一个深闺怨妇眉,但接下来的对话让他完全打消了这个猜想。

“呔!何方妖孽!速速纳命来!这镜前哪是个娇俏美人儿,分明是堆骇人骸骨,堆砌来的害人精!唯有他旁这男子才是人间绝色!”

“你们都什么意思??啊??只要朕不死尔等都还只是太子,这道理朕都说了多少回了??”

“呵……妹妹如此粗言粗语,皇上莫要理会了。来,臣妾扶您出去么么哒。”

沉默,沉默。安迷修取了卷纸解决生理问题,外头群魔乱舞,而他安静如初。一门之隔的差别令人见景落泪。

他提起裤子,整理衣物,轻咳一声开始运作自己的主角光环帮助他脱离困境。马上,门外便出现了另一人的声音:“安迷修呢,下一场是他的。”

这声音又低又沉,自带樱花飘落特效,把人从头到尾酥了个遍,搔的人耳朵怀孕。安迷修“嘶”了一声,心道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

但也托得他这句问,安迷修大大方方地推开厕所门,像一朵不出世的白莲,见到磁性声音的主人却是浑身一僵。

是雷狮。

在他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时,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他的唇瓣颤抖着张张合合吐出字来。

“小雷子,寻朕何事啊。”

安迷修:…………

小雷子:…………

“你傻逼……?”雷狮皱了皱眉,又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颇有些欧欧西的勾起抹霸道而轻佻的笑:“要开场了,女人。我知道你想极了我,我们场上好好玩。”

语罢,他自带仙气buff似的一挥衣袖,让安迷修跟上。

这一定是一个超现实主义魔幻欧风武侠宫斗世界。安迷修恍恍惚惚地想,这么崩人设的霸道总裁是哪位,非常辣眼睛,希望导演立刻马上把他送出剧组。安迷修从小到大没有体会过如此迷幻的状况。但到后来,他才明白,现在他所经历的这些就是新人关卡那样的体贴人心。

此时此刻,LV1的白板选手安迷修还未体验过这个充满骚话的世界的残酷,只能畏畏缩缩地躲在LV99大佬海盗头子雷狮后头观望这个充满了奇型怪种的世界。

安迷修在自己的心路历程上记下这一笔(顺便感动了一下自己的文笔)。他随雷狮来到一个地方后,才知道这里居然是个相声大剧院,他和雷狮是这个剧院的当家相声演员。而非常不巧的,十分钟后他就要和那个人设有点和他认知中不大一样的雷狮一同上台。
讲两个小时的相声。

安迷修,大危机。

他感觉自己接受到了人生中最可怖的挑战。特别是他挂着冷汗抬头,撞进雷狮那双眼睛里,雷狮给予他一个极其温柔的微笑时。



——来自一人一晚一部手机肝完两个人的稿的空明




聚光灯下,安迷修亦步亦趋的跟在雷狮身后,他下意识站在小桌子后面,只听见雷狮悠悠的开口。

“很高兴可以看见这么多的人,打心里面开心,我旁边这位各位也熟悉——”

“嗨。”安迷修笑眯眯的打了一个招呼,说来也是好笑,这虽然不是本人的灵魂,却有着相同的外壳。

真真有趣。

“——著名的相声演员,安慕希。”

安迷修一个挑眉一个搭手:“嗨,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得嘞,这位是我的好搭档安迷修。”安迷修右眼皮一跳,只见雷狮偏头:“你认识我吗。”

“那可不。”安迷修回到:“嘿,雷大前辈。”

“担当不起,担当不起。”雷狮一拱手:“您才是前辈,您就是那阎王爷夸无常。”

“嚯?”

“老鬼。”

“王母娘娘夸太上老君。”

“嗯?”

“老宝贝。”

“豁哟…”

“万寿无疆的乌龟。”

“此话怎讲?”

“老王八。”

“哈。”安迷修用折扇一敲桌子:“您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嚯哟,您瞧您这话说的,保护野生动物从我做起。”

安迷修哈的笑了起来:“说起来,你昨晚好像出外面打牙祭了吧。”

“那可不,佩利请客,好一个手抓火锅。”

“呵,你也不怕烫手。”

“用手夹筷子吃火锅——,想哪去了?我们吃的那是老北京刷羊肉,羡慕不。”

“那您吃的是些啥?”

“嚯,那餐可丰富了,冬瓜南瓜小黄瓜,蘑菇菌菇金针菇,青菜白菜大包菜,豆腐腐皮冻豆腐——”

“您这是没肉菜啊?”安迷修啧啧的作心疼装:“怪不得瘦呢。”

“那哪能比得上您受啊。”雷狮又道:“那热菜没上呢。你看看你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吧安迷修。”

“得,你继续?”

“我们吃的那叫个爽啊,吃饱喝足后,我就沿着街溜达消食,只听一人着急的喊着‘天天’‘天天’,只见那人凑到我面前,一看面相就是个温文儒雅的公子,他着急又不失礼貌的问道,‘请问见到我们家天天了吗,那一条黄色柯基。”

“那你——”

“我当然没有见到,没走了几步又看见一人在喊‘乐乐’,结果又看见那人凑到我面前操着一口京腔问我看没看见他们家那条叫乐乐的泰迪。”

“嚯,丢狗的真多。”

“对呀,我就纳闷,结果最后还是没溜达几圈就听见有人在喊‘修修’。”

“又丢狗了?”

“没呢。”雷狮用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调笑道:“修修这不是还在这呢。”

“……。”

安迷修在心里面告诉自己对面不是那个雷狮,虽然欠揍的程度变本加厉,但是却还是春风拂面的继续和他斗嘴。

“各位都知道,这雷大爷是个富家子,而他的业余爱好是——网购。”

“网购方便又快捷。”雷狮没把刚才的吐槽当回事,本来相声嘛就是取乐的,谁管你是真是假:“我就特不爱走路,嘿,说起来安迷修你还经常帮我拿快递呢。”

“哈,这雷大爷一看到快递眼睛就和放了光一样——”

“我这是如饥饿的人扑倒面包上。”

“——人送外号,‘快递王子’。”

雷狮一拍掌:“说道快递,哈,有天我不在办公室,就让这位帮我开个快递,结果当我回去的时候只见他一把小刀一划拉再直接一掰开,简单粗暴的让人不能直视。”

“不然还能怎么办?”

“安迷修,你这是在享受开包的快感吗。”

“——只见我从那包里面抽出一条红色的秋裤。”安迷修没理雷狮,继续道。

“秋裤怎么了?”雷狮立马反应过来:“只有真正的男人,才敢穿红色的秋裤。”

“也许这就是男人吧。”

“说起来那条秋裤是我妈给我的——”

“你妈逼你穿秋裤了吗?”

“嗨你咋能说脏话呢?那是我妈亲手给我织的,说我穿不了还能传给我儿子——”

“你妈对你孙子真好。”

“是啊安迷修,我妈对你真好,连秋裤都给你织好了。”

“嘿——!”

“乖儿子。”

安迷修被气笑了,这个雷狮和他那个世界的雷狮一样欠揍,却又顶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他不想承认他还是有点想他的。

“安迷修,你可别不在乎,我这条红色秋裤可是专门留给你的,那装裤子的盒子还藏在那正大光明的匾后呢。”

“你瞧这——”

“专门留给我四太子安迷修的,看我对你多好啊。”

“那请问前三位哥哥是什么人啊?”

“还不是那卡米尔,帕罗斯,佩利——安迷修,你可是赚大发了。”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别了安迷修。”雷狮怜悯的回到:“你是打不过他们的。”

“嚯……。”

雷狮敲了敲安迷修的桌子:“不过啊,安迷修,人生难得一知己啊——”

“你变性……你转性了?”

“人生难得一知己,人生难得一只鸡啊!”雷狮称得上痛心疾首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你的鸡儿放假了吗。”

“别随便加上儿化音。”安迷修面不改色:“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

“安老前辈有何高见?”

“鸡同鸭讲。”

“得了吧安迷修,听说你最近搬家了?”

“那是当然凹凸街,三环以里。”

“嚯,我家也在那。”

“真巧,可咱们到底没见过?”

“嗨,不照面的邻居。”

“那你住哪栋?”

“4栋。”

“…嗬,我家也是。”

“可巧啊安迷修,你早上出来我晚上回来,这可不是不照面的邻居嘛。”

安迷修发现自己还真说不过他:“那您住几层啊?”

“二楼。”

“我家也在二楼。”

“巧了,邻居啊。”雷狮一挑眉:“晚上发出嘤嘤嘤的哭声说不要的那人不会就是你吧?”

“胡扯——你住左边?”

“我住右边。”

“你瞧瞧……我也住右边。”

“嚯,那你房间?”

“朝阳那间。”

“我也是。”

“那你晚上抱着什么睡觉?”

“我媳妇啊。”

安迷修被噎住了:“……你媳妇?”

“那可当然。”雷狮一挑眉:“我媳妇不在这里吗?”

“是哪位姑娘——嘿!”

只见雷狮忽的从大马褂里面掏出一个戒指盒,深情款款的单膝下跪,安迷修吓得一懵站着,只见雷狮吼道。

“安迷修!”

“你是浓硫酸!我是盐碱地!让我们中和吧!以免祸害人!”

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啥,就听见一群人在大剧院里面突然欢呼起来了,都在吼在一起在一起的,还有人吼来一炮来一炮的。

安迷修:……我不要面子的啊。

安迷修咽了口水,他鬼使神差的想拒绝,却突然想起了那位被自己魂穿的安迷修。

他能感觉那个安迷修应该是很喜欢这个雷狮的。

“好啊。”他听见自己说:“中和吧。”

话音刚落,他就被雷狮吻住了。

嚯。这小瘪三吻技不错。

哈。我尝到了薄荷味的牙膏。

靠。他居然用薄荷味的牙膏。

还没等安迷修分开,他突然身体一软,眼前又是一片基佬紫的烟雾。

既然生活就像强暴,反抗不了,那就选择享受吧。

安迷修闭上眼睛,等待下一个场景的出现。


——

TBC

意思意思艾特一下我们这个组的其他两个人,吹已经开学了,老斧头,就当他死了吧。

@米老斧送了20个头  @吹 开学 了

我们联文,全是基佬,联你妈联,比安徒生还会瞎扯淡。

评论(50)
热度(816)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