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Hail stucky!!

 

【粮食向】少年游。


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友情向,高中AU。

一个短打日常,就特别想写他们这种感觉。




——



王杰希每天放学都在四楼的楼梯口等喻文州和黄少天,然后和他们一起结伴去吃晚饭。

学校规定的吃饭时间一共有45分钟,理科班在五楼而文科班在四楼,文科老师拖堂的几率比文科少的多,每当这时王杰希就在心中默背马哲和古文消磨时间。

他靠着墙壁,眼前人来人往,天花板顶因为老旧吸水而软趴趴的伏在上面,指不定哪天就要掉下来。

每一次都是黄少天先下来,喻文州在他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黄少天的嘴巴一时不得休息,他一看到王杰希就开始祝他早安午安晚安问他今天怎么样,王杰希就嗯嗯啊啊的随心回答,黄少天也不在意王杰希的敷衍,推着王杰希往前走还不忘回头喊一句喻大班长你快点再慢的话就抢不到座位了,喻文州就会笑眯眯的回一句欸少天你轻点马上杰希就要从楼梯道上滚下去了。

缘分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他们三个高一本来在一个班,一年到头说不到两句话却因为一道等比数列问题而相识,男生的友谊总是发展的很快,下课笑着聊几句,课间操的时候互相拍拍屁股,晚自习课间的时候在来几次阿鲁巴,越损越深,这种情况到了即使高二文理分班了还是没有改变他们三个的友谊。

晚餐在一家牛肉粉丝店解决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南方人,王杰希是北方人,桌子上摆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粉丝和一碗牛肉凉拌面,黄少天开了一瓶可乐一边喝一边吐槽班主任的各种奇葩经历:"魏老大今天又在吹牛逼,说他高考英语149分,还嘲笑我们这届不行以后别说是他带的学生,他英语那么好怎么不去教英语而是教数学啊,哼哼哼哼。"喻文州不紧不慢的用筷子挑着牛肉粉丝吹了吹再送入口中,王杰希卷起一筷子凉面嘴里嚼着心里却想为什么黄少天的解题方法和他本人性格大相径庭呢,黄少天的数学试卷永远是最简单明了的那个,步骤解答一个不少清清爽爽,而他本人的话语就和个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还喜欢说废话,还有喻文州,作为理科生结果语文和英语好的不得了,黄少天以前还开过玩笑说要不是喻文州解题思路清晰明了他们班别的同学都怀疑这喻大班长是不是文科班的间谍了。

"说到考试对了大眼你最近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看你qq空间里面的语气一个比一个丧一个比一个非主流是不是情感上受了挫伤……"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讲着漫无边际的废话,王杰希说不劳您关心我只是在想为什么那个孩子得白血病的概率那么低,喻文州笑着接话说我还在想形而上学唯物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区别呢。

人生的快乐有两个来源,一是创造,一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吃完晚餐才花了十五分钟,秋意已经有许些浓厚,路过校门口的便利店的时候黄少天说他要买杯饮料,三个人一同进去,不一会儿一人个捧着一瓶饮料出来。

黄少天拿着可乐嘲笑着喻文州的矿泉水和王杰希的绿茶,被王杰希一句可乐杀精堵回去,黄少天憋了一会想不到绿茶有什么对身体不好的功效,喻文州还是维持着笑眯眯的样子,温和的说科学家证明过可乐不杀精的时候黄少天又开始神气活现的说大眼你个文科生就别瞎说理科的事情了,结果喻文州又笑眯眯的来了句文人有保护言论自由的权益。

黄少天气的跳脚哇啦哇啦的说班长你到底站在谁那边的啊你居然帮着那个大眼不帮助我你是不是对我没爱了你个大屁眼子,王杰希摇了摇头,幼稚,他说。

走到四楼的时候他们三个停顿了一瞬,王杰希晃了晃手中的绿茶,剩下两个人会意,举起手中的可乐和矿泉水,在空中做了一个碰杯的手势。

明天见。

王杰希听见自己说,他也听见喻文州带着笑意温柔的回答,黄少天带着活力大声的回复。

明天见。




——

没了,maybe。

  78 2
评论(2)
热度(78)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