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我是帅哥。

 

(雷安)我,雷狮,结婚。(5)






梗概:雷狮和安迷修要结婚了。

请欣赏年度ooc大戏(。)




——


安迷修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绑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他的双手被缚在角落的水管上,不出他所想的话他好像处在一个地下室里面,四处唯一的亮光就是离他大概对角线为三米的一个高悬在墙壁上的一个小天窗了。

他的嘴被什么东西堵上了,这让他想起一个非常古老的冷笑话。

——"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破喉咙!破喉咙!"

——"是谁叫我也不会有人!"

哈哈哈,他在心里干笑三声,安迷修想起这个笑话还是雷狮在大学的时候给他讲的。

他就知道,遇上雷狮没什么好事。

安迷修头疼的厉害,看起来他应该是被某种迷药麻过,好吧,他用还能调用的脑细胞想起自己之前在哪,去往和雷狮结婚宴会的路上。

那是下午五点,而现在的情况——安迷修抬头看了看那天窗露出的阳光。

怕不是都下午两点了。

我这是被绑架了吗,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想,麻药的药效还没有完全退却,他感觉自己现在脑子都要懵逼了。

好吧,希望雷狮不要砸了宴会,几十万呢,安迷修想,他心疼钱。

迷药劲上来了,安迷修再一次晕了过去。




雷狮的表情非常正常,正常的让一群人感受到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坐在老板椅上,手上还拿着一张打印出来的写满了字的纸,上面的印刷体清清楚楚的写了一行黑体加粗的字。

——1000万,两天,环城三桥。

在苦等安迷修无果的第二个小时后,雷狮丢下宴会一众忍无可忍的穿着西服开着玛莎拉蒂跑去别墅找安迷修,然后惊奇的发现。

安迷修失踪了。

太惊喜了,结婚前两个小时,雷王集团准"新娘"失踪,雷大三少苦苦追寻寻觅不得,而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未婚夫。

卡米尔似乎可以看见第二天的头版头条了。

雷狮朝围着他的一干人等抬起头,语气平淡的问:"干什么,我又没失恋,你们没看出来安迷修被绑架了吗?"

"你真可怜。"嘉德罗斯表示非常的可惜:"我还想看你们的激情热吻呢。"

雷狮皮笑肉不笑的说:"你可以把你的百度云网盘给我,我给你发20个g的激情热吻。"

格瑞适当的站了出来阻止嘉德罗斯继续添乱,金跟着秋已经回到了警 察厅,像这种恶劣的绑架行为——绑架的对象还不简单——卡米尔相信丹尼尔的工作又得加重了。

"派出的人有什么消息没有?"

"没有。"帕洛斯站在一旁端着个笔记本电脑不停的打字:"安迷修出门做的那辆车拐进了一个监控死角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有预谋的绑架。"卡米尔指出:"大哥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得罪的人可以组成一个排。"雷狮毫不介意的说,他眯起眼睛:"而现在我不在意我得罪了什么人,我只知道动了我东西的人,都得接受惩罚。"



安迷修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面前站了两个人,手上提着一盏昏暗的小油灯,还都带着奇怪的面具,而面具背后的声音奇怪而刺耳:"安迷修?"

安迷修先是看了一眼天窗外面,天已经黑了——大概到了八点?,他身上的各种通讯工具好像被搜刮个一干二净,连个手表都没留下,他身上穿着准备参加婚礼的白色西装,还被弄皱弄脏了。

他呜呜了两声,嘴巴还被东西堵着呢。

一个人把他口中的东西拿来——安迷修这才看清那是一条毛巾——他咳嗽了一声,尽量平静的问。

"请问这……?"

"请你过来喝茶。"为首的那人说起话来,声音还是那么奇怪:"安先生,我们并无恶意。"

没有恶意你把我绑着干什么?这是情趣吗???

安迷修面色不改,心中猛烈吐槽。

那人继续道:"只不过听说您和雷三少结婚了,我们呢,手头有点小紧,所以……。"

安迷修笑了起来,他的笑容被灯光照射的有点不怀好意:"那你们可找错人了。"

"喔?安先生何出此言?"

"我和雷狮只是形婚。"安迷修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形——婚——,要我给你们科普形婚的意思吗,还是你们自己去百度百科查查?"

他面前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为首的那人又开口道。

"若真按安先生多说,那请问雷三少的真爱是……?"

"嘉德罗斯。"

安迷修肯定的说。


——

TBC

我都快忘了我前面写的是什么了……。

  781 38
评论(38)
热度(781)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