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我是帅哥。

 

(雷安)每一个把宿敌变CP的骑士上辈子都是堂吉珂德。





——


物质世界是靠统一规律支配的,宇宙热爱对称,也就是说明,宿敌都会成双成对出现,并且还有很大的概率会搞在一起在被窝里面看夜光手表。

这条在每个剧组出现都被奉为醒世恒言,外加一条,对于热闹,无论人设如何,所有人的观点都会意外的一致:围观不怕长针眼,搅事不怕遭雷劈。

安迷修把这两规律当做自己的座右铭,恨不得时时刻刻的捧着自己的笔记本开口就是一句:苟……。

不行不行,他是骑士道,这太暴/力了。

不续不续,我们不能这么刺激。

他一直本着不让自己变成第n个和宿敌搞在一起的人,却又热爱看热闹。但是热闹里面总有雷狮,那他只能在那个时候观察着他的死对头雷狮,只要能看见雷狮的时候,安迷修眼睛完全不离他身上,试图找出各种毛病,感觉就和玩安迷修大找茬一样。要是安迷修能把雷狮的毛病出书,那厚度怕是得出一本雷狮简史。对于安迷修来说,雷狮的毛病大概就是漆黑的豆沙馅,渐渐从粽子里的豆沙馅变成了包子里面的豆沙馅后来又成为元宵里的豆沙馅,至于到最后都变成了雪衣豆沙,除了那层皮还不错以外全都是豆沙馅 。

所以当过了很久以后当两个人该干什么都干完了的第二天早上,安迷修坐在床边,他拿烟的手微微颤抖,雷狮还与世无争的在呼呼大睡,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腰很疼,但是他的心更疼,他流下了两行热泪,他悲伤的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道好轮回,他终究还是没有逃过第一条定律。

对不起了,师傅。

对不起了,骑士道。

对不起了,凝晶流焱,

对不起了,我的菊花。

平心而论,安迷修觉得雷狮没什么好的,除了他那张脸以外好像就没有什么能看的地方了,安迷修有些悲哀,他居然凭着雷狮的就可以原谅了,他好像也许大概可能还是个颜控。

活了十九年,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活的。

雷狮有一套神秘的逻辑,而据卡米尔的意思是因为他大哥自由惯了而有一天在马桶上便秘的时候突发灵感而得出的一道无解的逻辑。这个逻辑非常简单,也就是无论雷狮的表示什么、思考什么、想说什么,最后总能得出同一个结论:看到好处就是上,看见弱鸡就要踩。现在还加了一条,看见安迷修不仅要踩,还要上。

此题超纲,无法得解,欲解此题,哈佛剑桥。

雷狮一边上厕所一边对洗澡的安迷修说出他的名言的时候,一边擦肥皂的安迷修一边给雷狮比了一个中指,雷狮坦坦荡荡的放完水后看着安迷修的身体和看见他身上那些自己弄的痕迹后,摸着下巴想了想突然说:“安迷修,你看这天时地利人和,咱们要不来一场惊心动魄,激动人心的运动吧。”

安迷修想了想,觉得其实雷狮的提议还不是不无道理的的。

——然后他们约了银爵和鬼狐天冲来打麻将。

麻将是一项很有意义的运动,对于防止脑年痴呆很有成效,非常适合四位成年人。

其实说了这么多,雷狮觉得安迷修还是很符自己的审美的,于是他特意为安迷修作诗一首,安迷修拿过雷狮写的诗,深情款款的读了起来。

“天天吃肉长的壮,天天喝酒身体棒,你要是一天不和我睡,你的心里空荡荡。”

安迷修笑眯眯的撕了纸条,提着冷热双流就要和雷狮拼命。

自古实践出真知,安小哥暴揍雷老三。



——

别看了,没了。

  830 12
评论(12)
热度(830)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