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

прозрачный。

 

(雷安)同路。




主题:与亲密无间的好友发生性关系

。是我流旧设雷安。

注:为了区别新旧安哥,旧设安哥叫安米修。
雷总旧设还是用布伦达这个名字。

我真的不会开车啊呜呜呜。




——

同行






白鸽飞过教堂漂亮的屋顶,下午三点的钟声在这座巨大的都城回荡,大街上充满着行人吵吵嚷嚷的交谈声,安米修挎着一个用布盖着的篮子走在前往皇宫的路上,他路过一旁的奶茶店还特意买了一杯苦瓜奶茶。安米修谈吐温文儒雅,这让奶茶店老板娘很有好感,还特意多给他加了一勺椰果。

年轻的三皇子坐在偏殿的书房里,他的面前是这一季度财务大臣上传的报告,布伦达有些烦躁,他把手中的钢笔往桌子上一撂,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花园里面的花草树木被精心照料的很好,位于中央的小池塘因为太阳光的反射而有些刺眼,他看着自己的爱人沿着花园的小径缓缓的走来。

布伦达打开门,接过安米修带给他的篮子,安米修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布伦达书桌旁边的椅子上,他手中喝了一半的苦瓜奶茶放在了窗台上,布伦达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安米修注意到了布伦达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了。”他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你喜欢什么图案。”布伦达答非所问,他的目光看向花园里面怒放的玫瑰花:“鸢尾花,天竺葵,还是——玫瑰?”

安米修通情达理的笑了起来,他的绿眼睛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透明纯净:“布伦达,你不必要这么紧张,只是个婚礼而已。”

“你可能更喜欢向日葵。”布伦达认真的看着安米修:“这种盛宴只有一次,我不希望我们两个留有遗憾。”

安米修拿过放在一旁他拿过来的篮子,打开布盖取出一小瓶葡萄酒和一叠烤成金黄色涂上甜奶油的吐司,布伦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过两样就安静的吃了起来。

“布伦达。”安米修注意到了桌子上那一叠的报告单,他拿起报告单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你真的不用那么紧张,我什么都不在意的。”

“也许。”布伦达嘟嚷了一句,他把吐司吞了下去,也许是葡萄酒的原因,他有些晕乎,看着安米修的背影,他突然想起当时他给安米修告白的时候,对方的回答。

“作为朋友。”安米修手中缠着他缴获的珍珠项链,语气似乎轻佻却又认真:“——作为亲密无间的朋友,我很喜欢你,但是——我不觉得——。”

而当时自己——布伦达朝安米修踏出一步,他清楚的听见自己回答:“安米修,为什么不试试呢。”

这一试,就试到了结婚。

雷王帝国的三皇子和帝国骑士长的养子,身份的尊荣注定他们会享受一场盛大的婚礼。

而在这小小的一方书房里,布伦达朝自己的所爱又踏出了一步。

安米修被人从背后抱住了,他低声笑了一下,安米修转了个身,三皇子把下巴抵在他骑士的肩窝上,闷闷的说我很爱你。

安米修朝布伦达凑近了点,然后他吻了他。

布伦达很小心的把书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而他搂着安米修,安米修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他很渴,两个人都很热,房间里面的温度似乎上升了些,感情又变了些花样,痛快而又大胆,还带着些快乐和舒爽,安米修情动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学游泳的时候,水慢慢的把自己淹没,而自己浮在水里,水花则不紧不慢的拍打着自己,那是一种及其曼妙的感觉,如同现在。

远处的皇宫里面传来飞船发动的声音,发动,熄火,发动,熄火,再发动,再熄火,窗外的树枝上有两只蝈蝈在叫,后又慢慢的归于平静。

布伦达紧紧的抱住安米修,两个人都有些喘,随即布伦达低声问道,我亲爱的骑士,我亲密的挚友,安米修,你愿意和我结为伴侣吗。

我愿意。安米修朝布伦达的耳边低声说到。

雷王星下午四时的阳光是那么猛烈,透过窗户的光束在地上印照两个人的身影,晃得两人一时睁不开眼。



——

END

  850 6
评论(6)
热度(850)

© 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