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雷安)长点心!武林盟主酱!

古代pa,魔教教主x武林盟主。

有微瑞金提示。




00


安迷修正在遭遇自他出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


01

安迷修,男,十九岁,风华正茂,丰神俊朗,衣着得体,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无任何不良嗜好,现任武林盟主,使得两手好双刀,被皇上钦点册封的第一高手,京城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但是他现在的处境很是微妙。

他趴在现任魔教教主的房梁上,思考自己到底要干啥来着。


02


这一切不能怪他。

都是月亮惹的祸。

躺在房梁上的武林盟主生无可恋。


03


现任魔教教主雷狮,躺在床上,身着一袭玄衣,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吃着放在床头的果盘。

吧唧,噗,吧唧,噗,吧唧,噗……

饿了一天肚子的安迷修被直播听吃葡萄,差点翻下房梁用冷流刀狠狠的把雷狮戳成葡萄。

安迷修,加油,你可以的,坚持住。

安迷修在内心不断的催眠自己,直到他看见雷狮似乎有意无意的朝自己这里督了一眼,然后打开窗户喊了一声。

04


“卡米尔,今天让厨房做花雕蒸螃蟹,西湖醋鱼,小鸡炖蘑菇,糕点就要水晶虾饺,干烧烧卖。”

“我今儿就在我房间吃。”

“对了,再来坛上好的女儿红。”


05


安迷修不听安迷修不看,安迷修只想喂雷狮吃大蒜。


06


安迷修眼睁睁的看着雷狮慢斯条理的掂起筷子夹起一片薄如蝉翼的里脊,再配上女儿红浓烈的酒香,房间里的香味有意无意的直往安迷修鼻子里面钻,雷狮的一举一动在安迷修眼里基本上放慢了百倍,差点没弄的安迷修没把持住下去和雷狮把酒言欢。

为了盯梢雷狮,从早到晚没吃东西饿了一天安迷修听见了自己肚子仿佛在奏春江花月夜,噼里啪啦咕哩麻嘁的。

就很难受,大兄弟。


07

雷狮悠哉悠哉的吃了一口水晶虾饺,透明糯米皮包裹着鲜嫩多汁的虾仁,他清楚的听见房梁上的那位吞了一口口水。

雷狮嘴角勾起一抹计划通的微笑,接着他放下筷子就准备往房外面走。

安迷修刚想舒一口气,他谢天谢地的想雷狮总算吃完了这菜肴不会再诱惑他了的时候,就听雷狮的声音清楚明白的从外面传进来。

“卡米尔,再叫厨房加两打烤羊肉串,多撒孜然少放辣,越香越好。”

雷狮话音刚落,安迷修就从房梁一跃而下:“雷狮你欺人太甚!”

雷狮毫不介意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继续吃着没吃玩的虾饺,看也没看一旁怒气冲天的安迷修:“你这叫血口喷人,大名鼎鼎武林盟主安迷修夜半三更闯入我寝室,那可是鸡鸣狗盗之徒做的事情,这要是让天下人知道,那你可就名声不保啊安迷修。”

安迷修沉默了,他发现自己还说不过他,于是安迷修转过头盯着桌子上的那顿饭菜:“介意添副碗筷吗。”

“不好意思,我们这碗筷十两银子一时辰。”


08


安迷修一拍桌子拽过雷狮衣领恶狠狠的说:“我也不和你废话了,雷狮,老实交代你到底把金藏哪了!”

雷狮微微低头看着安迷修仰起的脸:“你真矮,安迷修。”

安迷修:“你别想转移话题!!!!我们有线人说金被你们这伙不法之徒给绑走了!!!!”

雷狮:“帕洛斯那个拖把头是不是又在赚兼职了?”

安迷修:“是……不是!!!!你快说啊!!!!!!!”

雷狮:“你不饿么安迷修。”

安迷修忍无可忍,他刚准备把雷狮拉进点再一次警告他如果再不把金的下落告诉他的话雷狮就会尝到冷热流摧毁雷狮寨的滋味时,雷狮寝室的门突然开了。

“大哥这是你要的羊肉串……?????!!!!!!!!!”

卡米尔目瞪口呆的看着安迷修把雷狮拉进,一瞬间砰的关上门。

“对不起大哥大嫂打扰了!你们继续!”

09

“雷狮!”

“怎么,卡米尔说错了吗?”

“你——!”


10

魔教有个习俗,便是喜欢聚在一起吃饭,从而也看不惯武林盟的那些所谓君子三三两两散着吃饭的方式。而魔教的广场上有一块巨大的高台,是专门让教主讲话的。

刚出来的卡米尔端着羊肉串就往台子那走,他刚想站上那高台说他们大哥终于脱单了教主夫人有人选了的时候,只见他背后嗖的一声划过两个人影,他一抬头就看见安迷修要挟住雷狮,抽出冷流刀抵在雷狮的脖子上,对台下一众魔教人士大吼:“把金交出来!”

“教主!!”

台下一干人等急着跳脚,台上雷狮悠闲吹口哨,还往安迷修怀里靠了靠。

“就按他说的做。”

然而其实并没有找,还没等众人开始寻金,金就自己在台下喊了起来:“安哥!!!!”

安迷修老泪纵横:“哎呀妈呀金殿下你没事就好快和我走吧秋陛下等的花儿都谢了!!!!”

金干脆利落:“不,我还想在玩会。”

安迷修这个时候都顾不得雷狮了,从台上用轻功飞到金面前一手抓住人手臂一手拿着刀就眼巴巴的说:“殿下你是不是被这些恶人迷惑了!好,那么我……”

金眨巴眨巴眼睛:“安哥,我想去哪不是我的自由吗,我听说格瑞在这我就来了。”安迷修抬头面色复杂的看着坐在一旁喝牛奶的格瑞,格瑞偏过头不看安迷修视线。“而且有格瑞,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吧。”金笑眯眯的开口了。

安迷修面色复杂,安迷修心潮澎湃,安迷修想要呐喊。

!!!!!!!!这对狗男男!!!!!!!!!安迷修感觉自己的马在离自己远去!!!!!!!!!他好饿!!!!!!!!要回家吃大餐!!!!!!!!

“金殿下……早点回家。”

安迷修憋出这句话后把刀插回了自己的刀梢里面,刚准备转头就走却被雷狮拦下了。

“安迷修。”雷狮勾起嘴角:“不老老实实叩我出山门,没有规规矩矩递战帖,还没有客客气气问消息,偏偏悄悄咪咪潜入我教,还在我房梁上偷窥,你说,你得怎么配我。”

安迷修:“你……”

雷狮:“你这要是让江湖上知道了……?”

安迷修:“我……”

雷狮:“卡米尔可是亲眼所见。”

安迷修憋屈的几乎吐血,他看看一旁无辜的金和格瑞,看看虎视眈眈的魔教众人,最后看着风轻云淡的雷狮,刚想开口说什么话,却又咽到肚子里面,最后只是长长的叹息一声。

11

“我现在付十两银子还来的及吗。”







——

END

  888 16
评论(16)
热度(888)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