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雷安)饿饿饿,烤翅来一波


祝my好绑画邱邱生日快乐!!!!!!!希望你不要再手癌了!!!!!!!
@baby邱




——




1.

大排档油腻的饭桌似乎是听到过最多故事的事物。

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全围绕着这一块小小的方桌,三两好友,扎啤烤肉,便可讲述一段奇异动人的故事。

雷狮就是这众多大排档老板的一员,但是他和别人不一样,他做的,是刀。


2.

何为刀,为何刀,刀何为。

雷狮选用的刀,是上好的不锈钢刀,这种刀比起其他的长见铁刀来说较为稀有,又因为有合金成分而不以腐锈,不会让顾客吃一口就会腻或者是吃到败胃口的东西,煮到刀的时候,一定要用纯洁的蒸馏水煮,切记一切杂料都不能放,不然会败坏刀的原汁原味,待出锅后用上等的红糖擦去表面的水渍后,才可放别的调料。

这刀入口后划得心脏鲜血淋漓,一眨眼泪水便滚滚而下,但是这味道却让人永生难忘,一旦沾染上后便会忍不住自己,再去吃第二口。

糖,可以放,最好是冰糖。

雷狮有一得力助手,是他的表弟,姓卡名米尔,调制着一手好糖,那糖入口即化,甜到心脾,更难得可贵的,是他做的糖不似一般寻常人的糖,吃多了就会腻,而是越吃越有新体验,甜的让人只想起最美好的年华。

而他们店的招牌,便是冰糖钢刀。

这料理,乍一看和别处的差不多,不过就是刀的外面被糖厚厚的包裹着而已。但是一旦入口,就会发现这分明就是玻璃渣!那被故意掩盖的刀划过喉咙,直戳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再加上糖的甜蜜口感,叫人吐也不是,只好流着泪,和着糖,咽下肚。

这咽下肚的过程,倒也不是太痛苦,但是那味道一旦回味起来,却叫人撕心裂肺,无法呼吸。

这边是他们的招牌佳肴,也从此被人口口相传,被誉为不能说的顶级料理。


3.


当然,凡事也有例外。

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雷狮刚把选好的刀放在砧板上的时候,帕洛斯就从外面走进了厨房:“老大,外面有人找你。”

“不见。”雷狮眼皮也没抬,找他寻仇的人多了去了:“放佩利。”

“不是啊老大。”帕洛斯玩味的开口:“那个人说要挑战你的那个不能说的料理,说刀根本不算什么,他的料理比你还厉害。”

“喔?”雷狮挑挑眉,他走出了厨房,看见一背着旅行包的年轻人在笔直的站着:“就是你要找我?”

年轻人点了点头,随后把自己的包放在大排档没擦干净的桌子上,棕色头发随风飘荡,绿色眼睛笑的发亮:“安迷修,前来领教。”

“你做的什么?”雷狮眼睛里面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他用一头慵懒的雄狮巡视着自己的领地般的目光打量着安迷修:“你有什么能力可以挑战我。”

“久闻雷电刀派大弟子雷狮大名。”安迷修不紧不慢的说:“在下特来讨教。”

“你说说,你用什么和我斗?”

安迷修没有回答,只是从包里慢慢的掏出了一个大纸包,手中的轻柔像是抚摸自己爱人的脸颊,眼里的虔诚仿佛是注视天上的神灵。

“这是我们派独家秘制的烤鹅。”安迷修把纸包往雷狮那边推了推,还顺便递了一双筷子:“请?”

雷狮用筷子夹起一块鹅肉就往口中送,本是轻蔑的表情慢慢变得凝重起来,这味道和以往的料理味道都不同,似乎每一个味蕾都弥漫着满足和喜悦,他想起小时候带着卡米尔偷偷溜出去到游乐园玩耍的一幕,那种快乐已经是他很久没有体会到了的。

雷狮闭上了眼睛细细咀嚼,鹅肉肉质精密,鲜嫩饱满。如果要比喻这种感受的话,仿佛是听到最好笑的相声包袱时候笑的肚子疼的感觉,既有接地气的滋味,又有上等社会的高雅,这种能让人放下一切从而开怀大笑的滋味已经过于稀少了。雷狮猛地睁开眼,声音一凛:“难道这就是……”

安迷修点了点头,声音温润如玉:“没错,正是毒。”


4.


“毒,万物皆可毒。”安迷修痴迷的看着那被他们吃的只剩下骨架的烤鹅,雷狮还在啃着一个鹅腿:“雷狮,我这次寻你来,是有要紧事的。”

“你说。”

“我们可以合作。”安迷修突然兴奋起来:“若你的刀混着我的毒,再加上卡米尔烹饪的糖,我相信,这一定是天下第一巅峰料理,他人无以能匹敌。”说道此处,安迷修激动的拍了拍桌面,震起了一根牙签。

雷狮把鹅肉咽了下去,深思熟虑了片刻。


5.


“安迷修,你是来当老板娘的吗?”




——


END


※原梗来源于扶他柠檬茶。

  747 21
评论(21)
热度(747)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