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雷安)人间自有真情在,只要是安我都爱







安迷修在奋笔疾书的算着数学,他桌子一旁的八十年代的搪瓷杯里面一半咖啡一半奶泡,也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阵惊呼,安迷修抬头一看就见他们班最骚包的男生也是他的同桌雷狮抱着个篮球进来了,安迷修暗道一声糟糕就看见雷狮要死不死的走过来又坐在了安迷修旁边的位置上心安理得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嘘寒问暖。

但安迷修不在意,安迷修是谁,累起来的奖学金可绕学校一圈,老师们的宠儿,要是这点定力都没有简直就是不要混了。但雷狮看安迷修没有注意自己的样子,心里那个急的啊,别说是热锅上的蚂蚁了,简直就是遇见蛋糕的卡米尔。很好,就算雷狮做出这么大的动静安迷修都没注意他,不愧是他雷狮看上的男人,真是令雷狮满意啊。

是的,雷狮喜欢安迷修,并且见到安迷修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在帕洛斯长吁短叹这个颜狗才能活下去的世界的时候,雷狮则思考怎么办一见钟情化为日久生情,简称,从单到双。

佩利说这还不简单嘛老大你去割个双眼皮保证从单到双。

帕洛斯沉痛的闭上了眼睛,再见了,佩利。

话题扯远了,让我们回到现在的场景。

雷狮一想到他暗恋安迷修都三个月了,要是以往三个月都够雷狮换一打女朋友了,雷狮的耐心都快掉完了,他决定得主动出击,要是一辈子暗示的话估计安迷修会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的。

惨死了,他才不要。

雷狮决定从安迷修感兴趣的领域入手,正所谓两手都抓两手都硬,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但是安迷修是个钢铁直男,喜欢的东西只有学习和他们家养的那条叫闭嘴的狗,雷狮总不能让自己和那条狗灵魂互换吧,写小说都没这么扯的。

就在雷狮唉声叹气的这段时间内,安迷修迅速的戳了戳他,雷狮嗯的一声一抬头看见安迷修指着密密麻麻的试卷:“这题怎么写。”

是的,就算雷狮抽烟,喝酒,上课玩手机,天天换qq签名,但是雷狮还是一个好学霸好学生,看见安迷修问他的题目小儿科的让雷狮都忍不住说你的脑子是摆设吗,但鉴于对象是安迷修这句话便主动放弃,勤勤恳恳的方程求和,最后特别帅气的算出一个答案:“你是傻逼吗这都不会。”

糟糕,雷狮暗道敲你妈,他还是憋不住对弱鸡的嘲讽。

就在雷狮紧张他和安迷修的关系时候,安迷修喝了一口咖啡,继续奋笔疾书。

雷狮就在安迷修写练习的时候给僚机发QQ求助怎么追安迷修,得到一群不靠谱的答案后恨不得把一群损友暴打一顿后丢到女厕所任他们自生自灭,但转个头就看见安迷修岁月静好的写练习,顿时感觉自己被净化了。

一看QQ就感觉自己开了狂暴。

带错技能了,这波不能团。

就在雷狮发呆的时候安迷修站了起来,安迷修这次报名参加了运动会的男子100和男子200,这个时候他该去训练了,看见雷狮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还以为他得了痔疮,含蓄的提了一句早发现早治疗后就飞快的跑了,留雷狮一个人在座位上孤独寂寞冷。

雷狮转头看向窗外,他那引以为傲的5.2视力准确的捕捉到了安迷修的身影,可能是自带滤镜的缘故,安迷修的刺猬头,安迷修的白衬衫,安迷修都黑裤子,都让雷狮觉得不愧是老子看上的男人真是有品位啊。

爱情使人盲目,也使人眼瞎。

不说了,雷狮觉得,先弯为敬。




——





可能是一个校园系列的pa,也许会有后续。

  991 23
评论(23)
热度(991)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