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绿蓝)上厕所的时候一定要带好餐巾纸

又:我是个莫得餐巾纸的杀手





原作/作者:小绿和小蓝/笛子Ocarina

阅读须知:胡说八道预警,搞笑的事情,能叫欧欧西吗(慈爱.jpg)!!





——





小蓝坐在马桶上,他犹豫了会。

他手上握着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和自己好姐妹小亚麻的私聊,不是因为什么表面上我们是好闺密其实私底下我喜欢你好久了的这种虚假基友情,而是他发出去的最后一句话。


“我要去告白了。”



犹豫不是因为他害羞,是因为。

他没带纸。




他思考片刻,手指漫无目的的在屏幕上滑动。这个情况很尴尬,小亚麻是肯定不能进男厕所的,她虽然可能也许大概是个猛男,但是生理上毕竟还是个姑娘。

小蓝本来什么都准备好了,告白要用的东西,被拒绝后应对的措辞和理由。之所以要选择今天告白,是因为马上要分班了。他拐弯抹角打听过了,那个人要选文,而他则准备学理。

好,就算被拒绝了,文理科班相隔宛如天涯海角,不用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

其实小蓝作为一个本质上还是很直男的人——这点从他热爱格子衫就能看得出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告白这么难,毕竟当初小亚麻给自己亲亲白小姐准备告白时候还是他自己怂恿小亚麻说你就甘心做她一辈子好闺密吗爱就大声说出来,结果真的到自己真枪实弹上的时候反而怂的和个娇羞的二八少女一样。

啊不,二八少女都没他这么娇羞,人小亚麻告白是直接敢于在手机短信上发出我爱你做我小对象好吗的勇士。

小蓝坐在马桶上,怅然若失的看着厕所隔间绿色的房门,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心上人的那头绿色的秀发。像青翠欲滴的小青菜,还是微信和爱奇艺的绿色。

健康,有活力,还很护眼。

说到青菜,小蓝沉默的想,他饿了。


苏老爷子曾经写过一首诗赞美猪肉,名曰猪肉颂,其实就是赞美猪肉好吃好吃真好吃。今小蓝只想写一首餐巾纸颂:“兜里随时塞两包,用的自家君莫管。”

可惜,他没有餐巾纸。

还没有告白。

啊对,告白。

小蓝眼神涣散,真的,他什么都想好了。试探和当给雷达都告诉他小绿可能也许大概估计有那么一点点概率会答应下来,他只要先出去,什么都好说了。

而现在,约定见面的也就十分钟了,而小蓝却困在厕所一个人迷茫,绝望。

他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莫得金钱,也没得纸巾。


三分钟过去了,他觉得自己的屁股有点疼。

他忍不住了。

他决定豁出去了。





小蓝:你在班里吗?

小亚麻:怎么了?

小蓝:你能不能找个人帮忙给我带点纸过来,我在厕所,我没带纸。

小亚麻:?

小亚麻:我还以为你死厕所了,因为害羞去告白。

小亚麻:我叫人帮忙,你等着。



小蓝得到了答复后,长舒了一口气。

而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里面有人吗?我来送纸的。”

小蓝浑身一个激灵,这声音有点耳熟……不过不管那么多了!先出去再说。

“这!”

脚步声明显顿了一下,继而门缝里面递过来一包纸。

小蓝心花怒放,快快乐乐的解决完人生大事后,低头给小亚麻发了一条消息。



小蓝:我好了,你叫谁来的?

小亚麻:小绿。


“小绿”这两个字刚进小蓝眼睛的那个瞬间,而小蓝的手刚下意识的打开隔间门,刚一抬头正巧对上了小绿的眼睛。

小蓝:“……”

小蓝有点慌,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因为坐马桶坐的太久腿麻了,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跪在地上是小事,大事是他一不小心,手下意识往前一拽,好像把什么拽了下来。

本来和小蓝平行的,是小绿的脸,现在和小蓝平行的,是小绿的裆。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是今天的厕所。

相顾无言,唯有漏水声。



小蓝的大脑的cpu运算量过大,简称哐机。而小绿则缓缓的提起了裤子,还顺便把一脸呆滞的小蓝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现在小蓝心里面没有告白了,最大的念头就是能不能自杀一下重新读个档。他机械的摇头,满脑子只有快走两个字。

小绿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顺其自然的走到了水池旁边打开水龙头洗手。小蓝亦步亦趋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一样磨磨蹭蹭的跟在后面,觉得自己明年的坟头草大概也就一米八吧。

够用了。



“你不是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吗。”小绿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和站在自己身后的小蓝,漫不经心的开口:“现在时间正好,你说吧。”

小蓝欲哭无泪,他本来都准备好了,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小角落里,配上徐来的清风和清脆的鸟鸣,自己含情脉脉的说上一句我喜欢你很久了。而不是现在这样,在有着异味的厕所里面,自己没有带餐巾纸,刚才还顺便扒了人裤子。

“呃,呃,就是……。”小蓝豁出去了:“……你晚上吃不吃麻辣烫!!”

小绿挑眉:“真的吗?”

小蓝噎了一下,自暴自弃:“……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

“哈哈哈哈其实我开玩笑……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

小绿显得特别平常,语气就像是晚上去吃个麻辣烫多加点辣一样:“我也喜欢你,本来我准备过两天告白的,不过没想到你……”他看了看自己穿的休闲裤:“这么热情。”

小蓝欲言又止,刚想解释的嘴又闭上了。

虽然方式不太对,但是目的达到了。

其他的,管他呢。




小蓝是一个莫得餐巾纸的杀手,莫得金钱。

但是现在有得感情。







尾声: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

“你觉得哪个男生会给他好哥们用粉红纸条写'下午五点小树林见♡'?"

“……灰羽?”

“?”


——

END

  463 22
评论(22)
热度(463)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