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

прозрачный。

 

(全员向)绅士,猛男,佣兵。




全员向,主杰裘佣等边三角形,之所以这个顺序我是按私设身高排的,友情以上爱情没到,写着爽的产物。



——


5.

奈布·萨贝达面无表情的坐在房间里面的沙发上面,并且他目前装束十分奇特,身穿帅气的长风衣配买家具送的T恤以及卡通短裤,脚上趿拉着一双蓝色的拖鞋。

这房间在简单舒适中流露出奢华高端的细节,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有钱人住的地方,这房间的主人正坐在奈布的对面,手上还捧着一杯红茶——典型英国佬作风。

“萨贝达先生。”杰克一咏三叹的看着面前一脸不爽的雇佣兵:“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如果你的误会是指凌晨五点把我从我的床上绑到你这里的话。”奈布冷笑了一声,他身上的风衣还是这位提供的,毕竟谁还穿着风衣睡觉。

“当然,我的属下有一点粗暴。”英国人彬彬有礼的欠了欠身:“我这次找你来,是为了一块珠宝,我需要你来——”杰克在脑中寻找合适的形容词:“保护?”

“不接。”奈布站起身子:“我没睡够,免谈。”

“现在,再见。”



4.



裘克很好心情的查看自己的余额从五个零变成了七个零,他吹了一口口哨,把一旁杰克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真的?那个廓尔喀人拒绝了你的邀请?”裘克很喜欢看到杰克吃瘪,尤其是看到他那副道貌岸然样子被击破的表情,这种表情要是还能拍下来的话,他觉得自己下半辈子的下饭菜都不用愁了。

杰克不亏为修养很好的贵族,就算他表现出一种发现自己的衣服全洗了今天没有衣服穿了点神情,也还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散漫感。

“我找他是因为他的长相更符合我的审美。”杰克说:“平心而论,我看见你就只想掐死你,就算我们两个已经认识了这么久。”

“彼此彼此。”

杰克嫌弃的看着他的衣服:“说句实话,你能不能把你这套小丑服脱了,你这样看起来就是个进城务工发农民,你衣服真丑,你以为自己是猛男吗。”

裘克微笑着竖了个中指:“说人话,到底发生了什么,叫我来。”

杰克抿了口茶:“艾玛又跑了。”

“大消息。”裘克了唔了:“出去玩还是?”

“私奔。”杰克说:“里奥快被气死了。”

“好惨。”裘克点评道。


3.

奈布借了玛尔塔的电脑——他连现在住的地方都是玛尔塔的二层小洋房,没办法,穷小子雇佣兵无牵无挂也就这么个远方表妹,他输入最近丢失的宝石,再进行一对比,最终发现某制造商大亨的独女和男朋友私奔,还带走了家传宝石——他深深地忧郁了起来,早知道早上那时候就不发起床气了,直接接下来任务多好。

他从书柜里面掏出一把Glock18,以及子弹夹,他的对面房间新搬来一对小情侣,奈布觉得,也许送给他们一颗钻石项链是个不错的新婚礼物。


2.


裘克咧嘴嘻嘻的笑了起来,他的枪法如同三十年老厨师的刀法一样又稳又狠。可貌似却不够准——被枪所瞄准的青年到现在仍毫发未损,看得出来,那个青年十分冷静。

枪响了。人没死。还在笑。

青年一边躲子弹一边盯着站在裘克后面的英国人的,他的子弹在刚才与楼下那些废柴保镖们奋斗中英勇就义,直他凭记忆来到了上次和那人会面的地方,房间里面只有两个人,还都是他见过的。

“杰克,你干什么了?负心汉还是死渣男?惹得人家上门找你麻烦。”

裘克一边嘲讽一边抄过一旁的椅子准备干架——六发子弹其实挺少的,却没曾想奈布没朝他们两个所处的位置看上一眼,只是从房门口移动到房间的落地窗前,然后朝两位他心目中的两个大傻子露齿一笑,开口。

“丽兹?好名字。”

然后踢碎窗子跳了出去。

二楼跳窗,讲究。

裘克转头看向杰克:“那是奈布?你是不是把他女朋友抢了?”

“丽兹,是那块宝石的名字。”杰克饶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我觉得,咱们这回有正事干了。”


1.


“艾玛小姐。”

奈布走到了正在花园里面铲除杂草的姑娘,艾玛抬起头看着这位住在对面房间的兵哥哥——玛尔塔给她介绍这位表兄的时候毫不在意他的雇佣兵身份,军人世家,才不管你什么兵种。

“怎么了,奈布先生?”

“我给你讲个顺口溜。”

“嗯?”

她看见奈布明显的露出了一副恶劣的笑容:“你请我我不去,杰克是个白骨精,白骨精,黑爪子,抓裘克的裤衩子。”


——

没了,开头就这么短,看我能不能活着写完正剧吧。

  145 2
评论(2)
热度(145)

© 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