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我写了个什么玩意出来


小绿低着头,鸦睫似蝴蝶振翅一般抖了一抖,眉眼间不似平日含春带笑,此时此刻却只有平稳静和。他的手指白净修长,双指间夹的烟头在黑暗中忽明忽暗,烟草被灼烧的气味混合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一丝丝白绺起落穿梭于指缝。

手一抖,火星随着烟灰掉下,哈,不小心烫到手了。

他毫不在意的把手上的烟灰拂去,微微的红痕仿佛印证了刚才发生的不是幻觉。小绿无言,只是抬起手把烟嘴送到嘴边,轻吸一口,随即闭着眼睛向天吐了一层薄薄的烟雾。

而在吞云吐雾之中,小绿突然想起了小蓝。

他有些自嘲的拉开了嘴角,他想到小时候想做科学家,是因为科学家每天只需要和瓶瓶罐罐还有各种简单明了的数据打交道而不用去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为此不惜和他一向顺从的母亲为了高二分班选文理大吵了一架。

但他最后屈服了。

他还想学大提琴,他喜欢大提琴的低沉音质。他也幻想过如果自己真的去学了大提琴,说不定现在会是个小有名气的大提琴家也说不定。

他最不怕的就是努力,因为他自己就是通过努力,才勉勉强强换的伯伦希尔的一份工作。

他就像北冰洋下沉的大洋运输带最重要的那部分水,缓慢,沉重,却又暗自汹涌。

他不重承诺,不信神佛。

母亲从未给他应过承诺,而神佛只不过是从未渡过。

但是他想,如果是为了小蓝,他愿意许下承诺,去求神佛。

  76 6
 
评论(6)
热度(76)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