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杰佣)我们仍未知道奈布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双A注意。

我终于对他们下手了。



——




1.

奈布刚入庄园的时候,一群人都以为他是omega,由于桀骜不驯的性格和坚定执着的信念,每天都要偷偷摸摸猛磕抑制剂混在军队那群alpha中间,在艰难的环境中求生。

“我真的是alpha。”

奈布再一次不厌其烦的面无表情的强调,他在一众炙热期待的目光中放下手中的面包。

“我真的,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

“别逞强。”克利切热情的说:“我们不歧视omega。”

艾玛附和:“是的,奈布你不要不好意思嘛。”

“可我就是个货真价实清清白白的alpha!!!!”

2.

其实对于他们这种情结,是个人都能理解。

——因为求生者之中没有omega。

连beta这种普通性别在他们之间所占的比例也很小,也就不难理解一群如饥似渴的大A希望来个omega的心理了。

在没有omega的情况下,这群心理不健康的,脑子还有些毛病的,甚至每天的爱好是看对面二楼监管者宿舍瓦尔莱塔把又惹事的裘克做出蝉蛹挂在阳台的求生者,于是在某日下午,在不用去什么军工厂圣心医院红教堂修gay顺其自然又无所事事聚在一起,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的话题。

3.

奈布的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的。

4.

是的,他们把奈布认错为omega的原因除了他身材娇小以外,可能还有到现在为止奈布都没发过情。

5.

“难道奈布你信息素的味道是榴莲味的?”克利切开始瞎猜:“还是大王花,好惨哦。”

奈布面无表情:“闭嘴,洗衣粉。”

克利切:……

6.

其实克利切的信息素味道是很好闻的薰衣草味,结果自从庄园的洗衣粉变成了薰衣草味道后,一群人看克利切的眼神瞬间就不对了。

“洗衣粉,你真是好不妖娆好不做作喔。”

7.

在克利切假装柔弱的靠在艾玛肩上嘤嘤嘤还被嫌弃的推开的时候,玛尔塔开口了,空军小姐的信息素是清爽的海盐味,虽说曾经被拉格比以为是薯片味——后来运动员先生被揍的鬼哭狼嚎,她一边擦拭着手中的信号枪,一边轻描淡写的问:“得了,奈布,我们这群人共事过多少回了,知道个信息素又不会死人,难道你是那种谁知道你的信息素谁就要嫁给你的人吗。”

奈布:“嗯。”

“我就知道你不是……等等你说嗯???”


8.

奈布眼观鼻口关心,他说。

“玛尔塔,女士八卦太多是会被绑椅子的。”

9.

特蕾西左看看,右看看,在一群吵吵嚷嚷的人之间弱弱的开口:“……那个,其实我很好奇,与其在我们之间找omega,你们为什么不怀疑监管者们是omega呢。”

“特蕾西,你是说那群平均身高180以上的彪形大汉是omega?”玛尔塔转头看向特蕾西:“你认真的?”

“瓦尔莱塔说杰克是omega啊。”

一瞬间,餐桌前鸦雀无声。

“什么,你们都不知道吗。”

机械师茫然的看着一群下巴壳都快脱臼的人:“瓦尔莱塔说是裘克说的,我也不清楚……。”

10.

奈布拍案而起,快步离开了餐厅。

11.

幸运儿看着奈布离去的背影,一脸懵逼:“奈布他跑什么。”

“他好像在和杰克交往。”艾米丽开口,在收获了一众不敢相信的眼神后,她露出了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是这样的,以后我不想再去救被绑在椅子上的奈布了,我上次救人差点长针眼,谁能告诉我他们两个就算一个被绑在椅子上一个还要弯腰和他互相啃来啃去,我们和监管者难道不是势不两立吗,谢谢,以后让我沉迷修gay见死不救吧。”

12.

“不过特蕾西,你和瓦尔莱塔又是什么关系。”

13.

“……势不两立的关系,谢谢,你们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

14.

“所以我们能理解成杰克和裘克有一腿,然后裘克告诉了瓦尔莱塔,瓦尔莱塔又告诉了你?”

“克利切,看你背后。”

“卧槽奈布你打我干什么!!!”

16.

奈布面色不善。

“哦,没找到。”善解人意的艾玛了然的点点头,奈布拍了拍弗雷迪的肩膀,声音低沉的说:“晚上我去。”

律师推了推眼镜,冷静的开口:“今天晚上是杰克值班?你怎么知道的?”

“值班表。”奈布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莱利:“你不知道吗。”

“……我想我们除了你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去监管者宿舍,你真是个勇士。”

“喔,谢谢,懦夫?”

17.

“你怎么了。”

杰克觉得自家恋人状态不对,他们两个以往能你追我你追到我我就把你嘿嘿嘿这么绕个三个大圈,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奈布的钢铁冲刺老是往他身上撞,杰克觉得自己的老腰都要断了,他刚把奈布打晕打横抱起准备问问,结果话还没说一半,就被一声惊天动地的“奈布!”打断了。

玛尔塔站在离他们两个有五米远的板子旁边,善解人意的喊到。

“你不要一脸被杰克先生强/暴了的表情!奈布!你可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你现在快发情色诱他!我们马上就要出去了!”

于是,奈布被抱在杰克臂弯里面,在一阵迷之尴尬中,两位眼睁睁的看着玛尔塔手中还拿着她的宝贝信号枪,跑了。

18.

是的,现在还剩一台密码机。

19.

是的,艾玛和克利切已经解了一半了。

20.

让我们祝奈布·萨贝达同志永垂不朽。

21.

奈布也放弃了挣扎,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哼着小曲的杰克,然后突然开口。

“他们说你是omega为了得到我的心不惜牺牲自己色相去勾引裘克蹭他的信息素来勾引我。”

22.

彬彬有礼的英国绅士听着大门刷新的声音,坚决的说了一句:“谁说的,放屁。”


23.

“到底怎么了?”

杰克咳嗽了一声,他抱着奈布站在地窖面前,奈布挣脱下来,却不慌跳地窖,他先绕着杰克转了三圈,抽了抽鼻子,开口却答非所问:“玫瑰味?”

“嗯。”杰克点了点头:“你问这个干嘛,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24.

“玛尔塔今天问我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奈布不慌不忙抬起手,摘下了杰克脸上的面具,在手中把玩:“我和她说,谁知道我的信息素谁就要嫁给我。”

杰克歪了歪头,奈布不得不承认,那张脸长的的确很帅,他手上的利刃闪着寒光,声音却满含笑意:“那有没有人告诉你,萨贝达先生,谁摘了我的面具谁就要嫁给我。”


25.

“你可没说。”

“我现在说了。”


28.

“噢我明白了,你吃醋了——”

“我没有。”

29.

“老变态。”奈布嗤笑了一声,抬手把面具扔还给了杰克,转身跳下地窖:“你还是输了。”

杰克望着人消失在地窖下面,悠闲的重新戴好面具,面具蹭过鼻尖处传来一股若有若无的味道,他摩挲了一下被奈布把玩的面具处,低声笑了出来:“……你还是栽了,萨贝达先生。”

30.

他转身离去。

留下一瓣玫瑰。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31.

裘克睡觉正睡到一半,房门突然被踹开。

“我草谁啊打扰老子……杰克你干什么你疯了放开我!!!!!?????”


32.


“奈布。”

玛尔塔面色复杂开口,正在吃早餐的奈布抬头不解看着她。

“嗯?怎么了?”

“你看看对面监管者宿舍。”

艾玛指了指窗外,而一旁的克利切他们早就大笑出声。

奈布感觉不妙,朝窗外看去。



33.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瓦尔莱塔,裘克又干什么了,这回绑他的是什么玩意啊。

想欣赏妾身的蝉蛹吗:杰克从狂欢之椅上拆下来的荆棘。

想欣赏妾身的蝉蛹吗:哇哦,杰克冲冠一怒为红颜。

想欣赏妾身的蝉蛹吗:牛逼。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好惨。

想欣赏妾身的蝉蛹吗:我亲爱的特蕾西,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再来我们这一趟……我蜘蛛义肢又被裘克弄坏了,可惜今天挂他的不是我。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欧凯,我等一会就来。



——



关于谣言:

某日早晨。

瓦尔莱塔在离的房门被砸的离报废就差一点的时候终于打开了可怜的门,蜘蛛小姐臭着一张脸对来人就劈头盖脸一顿骂:“打扰女士睡美容觉是会不举的,裘克,还是你尘薄了无处发泄想要我的机械义肢自/慰?”

裘克一反常态的没有回嘴,而是面色凝重的看着瓦尔莱塔:“……不是我,是杰克。”

“杰克尘薄?叫他自己撸去。”

“不是,瓦尔莱塔,你是淑女,不要讲这种粗话。”

瓦尔莱塔微笑回答:“你再不给我说重点我把你用蛛丝挂到二楼阳台,让对面那群小可爱瞻仰你的身躯。”

她欣赏了一会裘克和便秘一般的神色后终于听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那什么,杰克好像是个OMEGA。”

“你怎么知道的。”瓦尔莱塔稳定如狗,实则用蜘蛛义肢飞快的打字给特蕾西发短信:“杰克是个o!!!!”,她问:“你上他吗??”

“不是!”

裘克开始分析。

“我昨天晚上意外的发情了,当时还没来得及去找抑制剂,那虚伪的英国佬本来在喝茶,结果闻到我的信息素突然脸红,我回头一看还看见他居然眼睛都红了!!!这不是omega这是什么????”

瓦尔莱塔沉默了:“……裘克。”

“嗯?我靠瓦尔莱塔你怎么也脸红眼睛红了???难道你也是?????”

“把你的辣椒味信息素给我收敛好,现在,立刻,马上快去给我打抑制剂,给我滚。”




关于两位alpha怎么搞到一起去的。


某日。

奈布又被绑在狂欢之椅上,他又皮断腿了,是的,又。

他抬头看向那悠闲着哼着小曲一脸无辜的监管者,他清了清嗓子,开口。

“……传说中恋爱是用丘比特之箭来链接的,结果你是给我来了个火箭筒,你这是要和我续情还是送命,杰克先生?”

“送情啊。”杰克满脸都写着真诚,他弯下腰平视着奈布:“不过你为什么要找我呢,omega不好吗。”

奈布奇怪的问:“omega有你好看?omega那么软趴趴的谁会喜欢。”

杰克想了想,这倒是没错,他笑了起来:“小混蛋。”

奈布回敬了一个中指:“老变态。”

然后两个人就啃了起来。



前来救人目睹了一起的艾米丽:甘霖娘。



——


没了(。)

  1880 32
评论(32)
热度(1880)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