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Hail stucky!!

 

摸摸摸摸摸摸鱼。x

摸鱼。

伪间谍AU,楚汉五傻。

人物ooc我的错,我的错。

感谢看完还不嫌弃的亲♡




女人的双手用纯白丝绸长手套严密包裹着,中式刺绣的白粉色晚礼服盖到脚背,一朵灿烂的淡红色虞美人开在她裙摆下端,巧夺天工几可乱真,长手套一路覆盖到上臂,裸出玲珑的肩胛和锁骨。她挽了个淡雅的低髻,用与长裙同色的丝巾松松缚着,除此之再无多余的装饰。

脚上踩着曼陀罗花纹的羊毛地毯,她优雅的走进觥筹交错的宴会厅。顺手从旁边侍从手中的托盘中拿过一杯樱粉色的香槟,饶有兴趣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道:“子房,目标呢。”

“等一会。”张良回答道,他在键盘上面敲了半天程序:“大概还有五分钟,项羽在套他的话。”

从耳机传出来的声音使她的耳朵略感到刺痛,虞姬偏了偏头,说:“耳机声音调小一点,我耳朵疼。”

“哦。”张良拿过旁边的遥控器往下拨了拨,警告的:“准备好了吗,目标要进来了。”

虞姬握着香槟杯子的手紧了一紧,继而慢慢放松了下来。她漫不经心的把发髻往上抬了抬,端着香槟往前走了几步,装作被椅子绊了一下惊呼的往前踉跄了几步,手中的香槟洒在了刚进场的男人身上。

“很抱歉,真的非常抱歉。”她连声道歉,声音柔软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耳机那头的张良翻了一个白眼:虞姬在他们面前从来不会用这种娇滴滴的声音说话。

男人刚想生气,但是看见面前少女的面容,那些气一下子都灰飞烟灭了。少女惊慌失措却并未掩盖国色天香的容颜。那晚礼服剪裁的完美展现了她的前凸后翘的身材。更别提身上还散发着幽幽的花香——这些都可以让一个正常的男人缴械投降。

“没关系,小姐。”他从口袋里面拿出餐巾纸故作绅士的擦了擦沾染在胸前的酒液。虞姬的脸上挂着楚楚可怜的笑容:“请问扶我一下吗,我感觉我脚好像扭了。”

“当然可以。”男人搭上虞姬的手,扶着对方做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面。一旁的服务生上前问需不需要帮忙,男人思考了片刻问道:“有没有冰块?”

“当然了,先生。”服务生退了下去。

虞姬拉起裙角露出双足,右脚脚腕处有点发红——对于做这种事情,虞姬算是个中高手,她可以在不伤到自己的情况下把那些皮外伤做的很是严重——男人看着那纤纤玉足。眼神暗了暗。

虞姬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正好这时冰块来了。男人蹲下去用冰块敷着女人的脚踝,说道:“这位小姐,以后尽量还是少穿点高跟鞋——这样很容易引发骨折。”

“谢谢关心。”虞姬声音充满着感激,她微微弯腰揉着自己的左脚踝:“以后一定少穿。”

忽然这个时候,大厅的灯灭了。四周一片漆黑,人群中出现了略微的骚动。过了两分钟,灯才亮。经理连忙赔笑解释到是电闸突然跳闸,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虞姬暗地里咬碎了一口银牙,她感受到了那流氓在灯暗的时候摸了几把她的小腿。明面上也不好伸张,只好装傻:“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不过想问问,小姐您是否可以赏脸陪我喝一杯。”男人暧昧的笑了笑。虞姬拉过旁边的一个侍从,从侍从手上托盘里拿过两杯葡萄酒,一杯递了过去,一杯在自己的手上打着旋:“当然可以。”

男人接过葡萄酒,朝人微微额首。虞姬微笑回望,轻轻碰杯。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cheers”



韩信烦躁的扯开脖子上的黑色蝴蝶结,顺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那该死的装饰让他感觉几乎呼吸不过来。他的口袋里面兜着虞姬刚刚给他的房卡。

“韩信?”张良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拿到房卡了?”

“当然。不过等一会我怕虞姬回来时心情不好,你们得小心。”韩信坐上电梯轻快的说:“她要是带枪的话绝对要爆那个人的头”

“别贫了。”张良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看早已回来的项羽:“早点解决。”

“明白。”韩信到了目的地的楼层,走向目标的房间。拿出卡腾的一下就开了门。

房间里面安静的可怕,韩信皱了皱眉来到那个密码箱面前。他低声问道:“密码多少?”

“等一下——你得给我拍张照片传过来。”张良话音刚落,手机提示音就响了。

他细细观察了一下那个密码箱的图片,过了五秒之后嘴角上扬了起来:“还好,只是双层密码箱。”

“多少?”

“别急啊我要解密啊。”张良在模拟器上面试着一连串数码:“外围是avaricious,内圈是1991。”

“贪婪的?”张良旁边的刘邦接话到,他挑挑眉:“倒是挺符合我们。”

啪嗒一声密码箱开了。韩信小心翼翼的带着手套翻看着文件,找到了他想要的以后又重新把一切回复原状。走出房门低声到:“完成。”

“perfect。”张良已经黑进这个酒店的监控十分钟了,要是再拖五分钟就肯定要被发现端倪,他对另一边的虞姬到:“韩信完成了。”

虞姬听到耳机那旁的声音之后心里很是愉快。但是表面却还是要保持伪装。她抿着嘴,嘴角勾起个适当的弧度。她真的是个很美丽的女子,一颦一笑自有妍态,看的面前的男子都有些痴了:“很抱歉,失陪一下,我去补个妆。”她站了起来,走出了大厅。





打开路虎的门,虞姬顺势就坐到了后排,一旁的项羽贴心的往人身上披上外套。她抱怨到:“以后这种事情别找我做了,真是恶心人。”

“是啊,我都快被你恶心死了。”张良坐在副驾驶座上,懒洋洋到。

“你的那个声音——真的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刘邦发动车子,转头向虞姬夸张的说到:“你为什么不在我们面前撒娇。”

“嗯?”项羽看了刘邦一眼,刘邦咳嗽了几声,转回头看向前方:“我什么都没说。”

韩信戴上耳机,沉浸在他的摇滚乐中——他一点都不想理那群无聊的人。

“为了庆祝胜利,我请客吃小龙虾,坐稳了!”刘邦轻佻一笑,猛的一踩油门,路虎咆哮着离去。

只留下了灰尘满地。

  57 6
评论(6)
热度(57)
  1. 脑洞胖次空明。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