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Hail stucky!!

 

九死一生


和诡怪是一个系列的,我觉得我应该和太太讨论一下是否有必要给我们这个系列起个名字了【bu


梗来源于taxi boy太太的山海经梗。


杀手荆轲x海妖高渐离


黑帮少爷白起x饕餮嬴政


人物ooc我的错,我的错。





九死一生




电视机里面传来吵吵嚷嚷的广告声,高渐离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按着遥控器换一个又一个的台。空气中弥漫着速溶咖啡的气味,荆轲端着纸杯坐到沙发另一侧。她指甲染成了风仙花的红,很是艳丽。


“我明天有个刺杀任务。”荆轲平静的说。高渐离转头看向荆轲,低声发问:“很危险?”


“九死一生。”荆轲一口喝尽了杯子里面的咖啡,随即纸杯就被她捏变形:“我不能拒绝,燕丹对我有过救命之恩。”


高渐离住进荆轲的家已经两个星期了,刚开始是三天两头荆轲就往高渐离出没的海域跑,再然后高渐离就直接搬进了荆轲的家。毕竟他在同类中受排挤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这对于高渐离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荆轲对他的唱功不太欣赏,但是好歹,有个人愿意听他唱那些歌谣了。


“哦…"高渐离眨了眨眼睛,尾音在空中盘旋了几个弯。他沉默了片刻,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那我陪你去。”


此时电视机播放起了新闻,播音员喜气洋洋的介绍着国内外重大时事。荆轲手上把玩着那被她揉成一团的纸杯,她满不在乎的笑着开口:“算了吧,就你,我要是一不留神你就直接就被对方做成鱼干了。"


高渐离没有像以往那样和她斗嘴,而是紧紧锁着眉头。荆轲忽然清晰的看见高渐离身边遭似漾开了一层透明的水波,随着两人的座位蔓延到客厅各个角落,随即那波纹又便消失不见。这就好像是从很近的地方向一片平整的水面滴入一颗圆润的水珠,水珠轻轻没入水面,漾起一圈细细的圆形波纹,只顷刻,水面便恢复了原本的光滑与平静。继而荆轲的右手手腕处浮现了一个淡淡的水滴性状的纹路。


“…这是什么?”


“咒。”高渐离简短的解释道:“很简单的,只要是有些修行的妖族都会。你要是有危险我就会第一时间感觉到,然后赶到你身边。”


“哇哦。”荆轲挑了挑眉,她咽了一口口水:“这么…便利?”


“嗯。”高渐离点了点头:“你也知道,在这世上不多点防身技能怎么存活下去?”


“放心,我必定全身而退。”荆轲漫不经心的摩挲着自己手腕上的花纹:“等我回来,我继续听你唱歌。”










荆轲低着头,捧着沉香木所制的盒子,一步一步的踏在空旷的走廊上面。


盒子里面装的是那樊於期的人头。荆轲知道自己带不进枪,只能带用毒药淬过的匕首。匕首放在那盒子的夹缝中,需要一种特殊的技巧才能打开那夹缝。她嘲讽的笑了起来,燕丹这明明就是一石二鸟,即能除去他自己的心腹大患,即使除不去,倒也可以借刀杀人的除去荆轲的性命。毕竟燕丹从来都不知道荆轲会不会背地里刺他一刀。


可笑至极。


会客厅的地板上铺着羊毛毯,荆轲端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怀中抱着那盒子。她盯着门的方向,细数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哒,哒,哒…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荆轲抬眸。入眼的是一位黑色长发青年,长的挺清秀只是面无表情,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位,荆轲打探时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银发青年。


荆轲狐疑的看了那银发青年一眼,她没有听过燕丹介绍过白起身边还有帮手。只是现在也不是疑惑的时候,她暗地里握紧了拳头,只是表面不动声色的抬起头,直视着两人。


“你有樊於期的人头?”


白起开口,他的声音沙哑的,带着一丝阴沉。


“对,我有。”荆轲不紧不慢的回答,她还是抱着那盒子,手心已被汗浸湿。她偏了偏视角督向一旁半开的窗户,心中暗暗计算从自己所坐的位置到窗户所需的时间。


白起坐到荆轲右侧的沙发上面,而一旁的嬴政则在这会客厅里面四处转悠。荆轲慢慢的把盒子放在大理石的桌面上。在白起的注视下缓缓的打开盒子。


里面是有樊於期的人头,只是荆轲在打开盒子的那一刹那间拔出了匕首,朝白起的心脏处直直刺去。


刀在离白起的胸膛五厘米处,停了。


“废物。”嬴政靠在墙边,冷眼的看着这一切。他嗤笑了一声:“如果我不在,你岂不是要被这个女人杀死?”


“阿政…"


嬴政朝荆轲走去,荆轲被嬴政的法术所桎梏,不得动弹。嬴政的手覆上荆轲露出的白皙又脆弱的脖颈。她感觉那手宛如一条蛇一样冰冷无情,仿佛下一刻嬴政就要扼死她。


“怎么?我说错了?”嬴政低头望向荆轲伸出的握着匕首的右手,忽的他看见了那花纹,皱了皱眉:“海妖的。”


“嗯?”白起疑惑的看向嬴政,荆轲感觉到嬴政的手微微用了力。嬴政淡淡的回答:“没事。只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东西。”他手中的力慢慢增大,荆轲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他恶劣的笑了。


荆轲绝望的闭上眼睛,认命的准备受死。


在她看不见的那一瞬间,整个会客厅被海洋的蓝色所覆盖。嬴政松开了手,任由那蓝色把荆轲带走。


直到那片蓝色消失不见,嬴政才淡淡的开口。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走吧,祖母今年又能得到新玩意了。”


她感受到了自己脖子处的手好像离开了。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她映入眼帘的是高渐离焦急的脸。


她现在在她家的沙发上,维持着那个可笑的刺杀姿势。


“妈的吓死我了!”高渐离眼睁睁看人睁开眼睛,激动的差点打翻他旁边的鱼缸:“幸好哥聪明,下了那传送咒。不然你就真的死了!”


“……啊。”荆轲感觉到桎梏消失了,她抬手摸着自己的脖颈,依稀还能感觉到嬴政手心冰凉的感觉。“那是什么?你知道吗?”


“他?”高渐离起身:“也是妖罢了,只不过比我高级一点。哥救了你诶!”他夸张的说到:“你应该感谢我吧?”


“好啊,怎么谢你?”荆轲也笑了起来,她咳嗽了两声:“听你唱征服吗?”


高渐离也笑了:“换一个呗,你觉得最炫民族风怎么样。”


  21 3
评论(3)
热度(21)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