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Hail stucky!!

 

一个ooc段子。

一个没有营养的段子。

“我爱她。”

李白听见这话忽的猛的抬头,打翻了手中的酒杯。韩信惊讶的张开嘴巴,眼睛瞪得像最标准的鹌鹑蛋,右手平指向前,食指精准指着高长恭的嘴巴:“什么,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是的,我想我爱她。”高长恭平平淡淡的复述了一遍他的话语。他不耐烦的:“你们两个至于这种反应吗,嗯?”

李白眨眨眼睛,嘴中念念有词:“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狄仁杰我应该听你的话的,喝酒会出现幻觉,是的。”

“花木兰,啊?高长恭你认真的?”韩信勉勉强强的把手放下来,可他还是接受不能:“那个男人婆,我的天哪,真的吗高长恭,你居然爱上了那样一个女人。不对,等等,你不是基佬吗?”

高长恭蹙眉,他开口了。

“不,我不是基佬。韩信,就算你和李白是基佬而且你们还是我的好友,但是我就不是基佬。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但是我想我还是喜欢女孩子的,并且花木兰不是男人婆。你不能这么说她,这是对一个女孩子不礼貌的言语。这种粗鲁的行径简直让我感觉羞耻一一作为你的朋友。真想让你的礼仪老师给我还有被你冒犯的姑娘道歉。花木兰很好,我觉得。她不似那些娇嫩的上流社会的温室花朵,也不想底层阶级那些粗俗市侩的小人。她很可爱,也很潇洒。我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她的好处的万分之一,毕竟我大学主修的是理科,你们知道。但是她比那些数字迷人多了。”

李白和韩信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基本上他们还处于被惊吓状态,但高长恭这种理所当然的“花木兰就是好你们两个傻逼别说她坏话”的气势却给他们留下了比惊吓更深刻的印象。

另一个酒吧,花木兰打了一个喷嚏。荆轲捅了捅她的腰:“没事吧。”

“没事。”她揉了揉鼻子,露出一个笑容:“你刚才问的问题很好。如果我要找男朋友,不能像嬴政,他太自大了,不能像白起,他太俗套了,不能像高渐离,他太蠢了。最重要的是,我恨文科生。”

  76 4
评论(4)
热度(76)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