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我是帅哥。

 

系列曲一。1

四人牌桌系列,一共四部曲。

这个脑洞我想了很长时间,终于把前两部剧情想好了。a story暂时没有什么手感,姑且放一放,换换文风。(挖坑势力无所畏惧.jpg)

短篇,都是短篇。每一部都会很快完结。

第一部是关于秦朝四大佬的(…),感谢老斧那个傻逼给我的灵感。

cp主白赢,离珂。

第一部   鸡飞狗跳【大秦药丸】

【一】

“他事宜了。”

那个大舌头的医生宣布。

“完美。”

荆轲说。

“泥贞的听懂窝射什么了吗,小姐,这家伙事宜了。”医生一脸疑惑:“这……对什么玩煤了?”

荆轲摊摊手,露出一个笑容。“对成为我的爱人完美。”她如此回答。

“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主意。”白起皱着眉头。

“我更不喜欢这个主意。”高渐离的眉头皱到可以在中间挤死一个苍蝇什么的。

“拜托,女孩们。搞清楚,这里是我的地盘,所以还是我做主。”荆轲交叉双手:“我喜欢这个主意,觉得它简直棒极了。”            
                                 
白起望了望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的嬴政,回想起当时看见对方的时候的场景。白起一回家就看见嬴政躺在地板上,旁边撒了一摊不明液体。他手忙脚乱的把嬴政送去医院后又连忙打电话给荆轲和高渐离,毕竟众人拾柴火焰高,他觉得三个人应该可以想得出什么好办法。

那个不知道是福建人还是广州人的医生检查完嬴政后,很不幸的宣布看起来嬴政是撞到脑子了,大概可能会影响记忆系统导致记忆混乱——简单来说就是嬴政如果醒了他将不会记得一切。

“你为什么要办成他的妻子。”高渐离气冲冲的指出,他现在简直就像一个河豚一样气到成球:“我反对。”

“因为嬴政禁欲的就和个和尚一样。”荆轲不耐烦的说:“除了办妻子,我还能办什么,他妈妈吗?嗯?而且如果真的对他说,你好你叫嬴政你有个同性的爱人叫白起你们现在在一起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比涂了520还黏糊。我相信如果他真的失忆了,那他立马就会报警说我们三个神经病。”

  “我依然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高渐离抱怨,但是荆轲完全忽视了他。

“你真的觉得这个可行?”白起撑着下巴,沉声问。

“是啊,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友情的巨大牺牲。”  荆轲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可我怎么感觉你在蓄意报复……”高渐离嘟嘟嚷嚷,荆轲直接给他肚子一拳让他闭嘴。

真可怕。白起看着这一幕由衷的感谢自己是个基佬。

“别担心。”荆轲扬起她那性感迷人的红唇:“我是专业的。”

当荆轲跟着那个不知道是广州还是福建人的医生进入嬴政的病房时,嬴政已经醒了。

他正在看向窗外,今天天气很好。听到响声的他立马扭头警觉的看向门口。

“窝射过,他事宜了。”大舌头医生耸耸肩,继而非常有礼貌的退了出去。

在这有些尴尬的沉默中,荆轲脑中在飞快的转动:现在我应该怎么办,对于这种病人我大概要做出一些亲密的举止,这样更能证明我们有着友♂好的关系,所以我现在应该坐到他的旁边然后握住他的手用一种最有性感和说服力的声音说我们两个是夫妻——我是夫他是妻——然后哄他回家……。在荆轲飞快的头脑风暴时,嬴政率先开口了。

“我不认识你。”他冷漠的说。

“哦,亲爱的,当然。”荆轲迅速做出反应,她用一种特别温和的口吻说:“我是你的爱人,亲爱的,你失忆了。”

“你不是我的妻子,”嬴政毫不犹豫地否定,就连一秒也没有迟疑:“我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当然对我没有印象,”荆轲仍未放弃:“瞧,那就是人们所说的失忆的意思。”                                

“我没有关于你的身体记忆,你离我远点。”                                        
“哦亲爱的……”

“滚。”嬴政干巴巴的说出这个字。荆轲往前走了一步,继续不依不饶的:“和我回家吧,亲爱的。”

就在这时,高渐离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感受到了荆轲杀人一般的眼神,弱弱的说:“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们……阿……”

嬴政看看荆轲,再看看高渐离,最后得出笃定的结论:“你们是一对吧。”

“啥?”高渐离懵了。荆轲疑惑的挑眉。   
                                                                      
嬴政耐心的解释了起来:“你身上的味道和那个女人一样。而且推门进来的时候你下意识的站在了旁边形成了一个保护状态,那个女人看见你进来虽然皱眉但是身体明显放松了许多,并且不自觉的往你那里靠——更重要的是”他朝窗外努努嘴“我刚才看见你们两个在草坪上接吻了。”
                                                                      
刚刚推开门把手进来的白起被震撼到了。他简直想哭,这辛辣又完美的推理证明嬴政的智商没有问题,他真想高歌一曲来表示自己喜悦的心情。

荆轲面色很不好,她看起来就像是想给嬴政一刀的样子。高渐离连忙把人拉过来安抚一下她专业的技术并没有失效,只是敌人太狡猾。

白起猛地看向病床,嬴政醒了,就坐在那里盯着他。

是的,从白起一脚跨进病房,他就能感觉嬴政的视线完全在他的身上。

白起在那眼神里读到一些东西,熟悉感,安心,但是疑惑,更多的是疑惑。嬴政一定在猜想自己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是的,他确实认识我这个人。

做点什么?然后荆轲用眼神对他说。                                                                

“那什么,别理荆轲说的话。”

白起坐到嬴政床边,朝荆轲那里看了一眼:“我说过这很不礼貌,可是阿政,你知道的,荆轲脑子有点问题。”

“嘿!”高渐离怒了。

嬴政安稳的看着那黑发青年,疑惑的问:“你是……?”

该死的身体记忆。荆轲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重色轻友,我呸。

“我是你的堂兄,阿政。”白起温和的笑了。

  74 6
评论(6)
热度(74)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