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杰佣)谈恋爱是第一生产力|1


——

RT,本质是个谈恋爱的故事。

现代AU,医科博士杰x政治学研究生佣,邻居梗,俗气的一见钟情有,非常傻吊的比喻有,我希望能把他们两个的恋爱写到甜到爆炸。


我们的口号是:游戏已经很不容易了,让他们两个好好的谈一场奇怪又甜蜜的恋爱吧!




——1——



裘克两手提着大型的超市塑料袋,用脚抵开门,风风火火的闯进了公寓,再把两兜可怜的东西粗暴的甩到餐桌上后朝客厅喊了一句:“隔壁终于搬来新用户了,你觉得那个傻蛋房东是怎么把那间房子推销出去的?”

正窝在客厅沙发上写论文的杰克翻了一个白眼并同时嘀咕了一句该死。他关上手提电脑,裹紧他深蓝色的睡袍站了起来,趿着海蓝色的绒毛拖鞋,从容不迫并晃晃悠悠的走到餐桌前从塑料袋里面掏出一瓶苏打水扭开瓶盖喝了一口:“你很无聊。”

裘克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听着伙计,我有时候真的感觉我们两个专业是不是反了,你才是那个应该去学物理的。”他比了一个极其夸张的手势:“为什么你不能勇敢地打开自己内心封闭的大门,拥抱每一个生命的奇迹,和每一个陌生人交流,而偏偏窝在沙发上像个孤苦伶仃的老人呢。你应该多关心关心别的事物,你瞧,隔壁的新邻居就可以是你勇敢跨出的第一步!”

“裘克。”杰克开口:“每年情人节医学院收到最多情书的是谁。”

“你啊?”

“收到最多玫瑰花和巧克力的呢。”

“……你啊。”

“专业课第一老师的宠儿学生们评选出的最佳辅导员呢?”

裘克不吭声了。

杰克耸了耸肩:“所以我为什么主动要去和别人交流,难道不是应该别人找我吗。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孤独寂寞冷吗。”

裘克被打击的痛苦的捂住头,大声呻吟着:“你这个自恋狂……我看透你的本性了。”

杰克冷笑的说:“我刚刚有个绝妙的思路去写一篇绝妙的论文,我连开头用什么名人名言都想好了,一切天时地利人和,然后你进来了——骆驼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好了,一切都不一样了,这个论文废了。”

裘克真诚的说:“所以你真的不想知道隔壁的新邻居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不想。”杰克冷漠的说:“只要不是个半夜喜欢打碟唱歌扰民嗑药的混蛋,那显然没有必要彻底了解。”

“所以你的论文的主题是什么。”裘克有些好奇:“那个骆驼究竟是什么。”

“论六味地黄丸是否滋阴补肾——成分说明以及功效介绍。”

“真的吗,我感觉你在骗我。”

杰克做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当然。”

然后他们听见了门铃声。

杰克放下了手中的苏打水,去了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穿着黑色的体恤,深蓝的兜帽衫和洗的有些白的牛仔裤,棕黑色的短发并不是很柔顺的贴在头皮上——但是从他一脸无害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不是什么推销人员。他举起手,朝杰克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嗨?”

时间仿佛凝固了三秒。

天啊,杰克想,这双灰蓝色的眼睛怎么那么好看,比克什米尔蓝宝石还要耀眼。感谢诺恩三姊妹,感谢丘比特,感谢——。

噢,杰克反应过来自己还穿着睡衣。

有点尴尬。

见对方没有回应,年轻人有些迟疑的用手指指了指他身后的门:“你好——你们好。”他应该是注意到了房间里面的裘克:“我是你们新搬来的邻居,也可以说是之一,我的另外一个室友今天和他女朋友有约会所以现在不在,我叫奈布·萨贝达,是这样的今天电梯好像在进行维修所以我可能一个人搬不动我的那些行李……。”他看着一脸僵直的杰克,犹豫的吞了一口口水继续道:“介意我找个帮手吗。”

杰克瞬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随后他好像听到了里面穿来乒乒乓乓的撞击声。

奈布摸了摸鼻子,神情有些微妙。

他再一次在心里面诅咒克利切迟早得被游街示众。奈布承认,宿舍生活并不适合他——更何况他还要兼职。于是找了个这么个离学校又不算远房租还勉勉强强说得过去的地方租房子住,现在可好连和谐的邻里关系都土崩瓦解。他认命的转头,准备下楼自己去一件一件搬,并再一次亲切的希望他的好室友克利切迟早掉进下水道。

他身后的房门再一次打开了。

“很抱歉,先生。”奈布回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刚才半分钟之前还穿着睡衣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现在他换上了一套风衣配衬衣和长裤,更显得身材修长且风度翩翩:“刚才失态了,我想对一个绅士来说穿着睡衣见人是不礼貌的。”

“嗯。”奈布僵硬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杰克伸出手,脸上的神色真诚而又自然:“叫我杰克就好,现在,为什么不去搬你的那些行李呢?”

好的,杰克,完美,你可以的。

裘克在屋子里面一直微妙的盯着两个人,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处。他眨眨眼,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主动出击的杰克,哇喔,他应该录下来当留念的。

然后嘲笑他个三天三夜。


——


TBC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三天一更(……)

  220 10
评论(10)
热度(220)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