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明。

прозрачный。

 

(雷安)雷大帅哥相亲记

现代AU。


——

博士生宿舍楼下传来震耳欲聋的鸣笛声,从喇叭声中都能听出车主的趾高气昂,一群人无聊且好奇的趴在窗户便往下看是何方神圣,鸣笛了三分钟后,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了,先是踏出一只脚,眼尖的人就光凭那脚上的皮鞋擦的铮亮和这品牌,就知道这厮不是什么平凡之人。

那不平凡之人穿着一身西装,还戴个墨镜,但从露出来的地方能看出来,这仿佛的确是个帅哥。

这帅哥健步如飞的走在博士生宿舍的楼梯道上,一步步踩的及其有节奏感,光听这声音就感觉是要去缉拿杀父仇人的脑袋,他来到305宿舍前,气沉丹田,在一干好事人等的关注下,他一脚踹开了305的房门。

安迷修要死不活躺在床上,昨天晚上他打游戏打到凌晨两点,迷迷糊糊刚准备睡觉突然病中垂死惊坐起的想起来他亲爱的敬爱的伟大的导师也是他的缪斯他的生命之光的师傅交给他的任务还没做——批改那群他的师弟师妹们的小论文,辛辛苦苦忙到凌晨五点才睡觉,他刚准备上午好好的睡个觉,结果门还被一个小瘪三踹开了。

“安迷修。”来人中气十足的开口:“都早上十一点了。”

安迷修拉过被子蒙住头躺尸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雷大爷……行行好……你放过我行不行,我昨天晚上睡的有点迟……。”

雷大爷——身份证上姓雷名狮,乃雷神集团三太子,与这位躺尸在床上的安小哥有不解之缘,两人坚持称他们两个道不同不相为谋,其实他们一众亲朋好友都认为这两分明明撕暗秀欢喜冤家。

雷三太子此时此刻面色忧郁,他坐在安迷修床边,以一种及其不符合他人设的忧伤语调,轰炸安迷修脆弱的脑神经:“今天老头子逼我去相亲,我不想去……。”

安迷修从被窝里面钻出头发乱糟糟的头,直愣愣的盯着雷狮看,看的雷狮有些发毛,只见安迷修大笑三声,硬生生都给笑醒了,他掷地有声的吐出两个大字。

“活该。”

然后蒙头就睡。

雷狮一挑眉,顺手就把安迷修被子抽了,安迷修一瞬间被身上凉飕飕的给惊醒了,他出声抗议,雷狮无情镇压:“下午陪我去相亲。”

“我?”安迷修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指雷狮:“陪你去相亲?”

“找个理由先打发掉再说。”雷狮掏出手机查找约定好的位置:“事成之后,请你吃烤肉。”

“我想吃烤鱼。”作为一位医学生,安迷修一想到胆固醇将为他的血管堵塞产生多大的影响,就恨不得自己拿个棉签自己疏通,他坐在床上,一边穿衣服一边好奇的问:“怎么回事,你家老头子怎么突然想起来比你相亲。”

“都是那个混蛋教唆的。”雷狮堪称咬牙切齿:“昨儿我们家庭聚餐,那个混蛋梳着大背头,趾高气昂的举着红酒,居心不良的对老头子大声道雷狮也老大不小了该去谈个恋爱了,我呸,看他那个笑容就知道他本意不想让我好过。”

看你不好过,我就好过了。

“你们家真是和睦。”安迷修真诚的说:“那你怎么不叫卡米尔他们陪你去。”

雷狮叹一口气:“安迷修,你知道什么叫家丑不可外扬,卡米尔是我的弟弟,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去相个亲还带个弟弟,你想想这算什么,帕洛斯是个二五仔,佩利是个大喇叭,我思来想去也就你最合适,还能给我撑撑场面。”

安迷修穿好白衬衫和黑裤子,闻言正在打领带,他一听这话抬起头来语带笑意:“我懂了,因为我帅。”

雷狮摇头,露出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不是,因为你能衬托我更帅。”

安迷修沉默片刻,微笑着打开宿舍门,指了指外面。

“滚。”




豪车就在楼下,安迷修愤愤不平的绕着兰博基尼走了两圈,嘴里喃喃道万恶的资本主义,雷狮不管他各种屁话,打开驾驶室就往里面钻,安迷修只好压抑住内心中对有钱人的不满,忍辱负重的坐上了副驾驶座,雷狮皱着眉头按着方向盘,老实说安迷修特别喜欢看雷狮犯愁,雷狮越烦恼安迷修就特高兴,要是雷狮有朝一日能满面愁容,那安迷修下半辈子的下饭菜就不用愁了。

雷狮说:“安迷修,要不然我和你做笔交易。”

安迷修大慈大悲:“放。”

“你代我去相亲呗。”

安迷修冷笑:“你想的太多了,雷狮,就你这张经常上财经频道的脸,你觉得你的相亲对象是瞎子还是聋子认不出来咱们两个相貌差个天涯海角。”

雷狮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你说得对,你比我丑十万倍。”

安迷修“……”了一会,亲切的开口:“你怎么还不走。”

“调导航呢。”雷狮把手机架在车前:“怎么说呢,这个地方……。”

安迷修凑过去看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凉气:“预计时间,一个小时?!这是哪个地方,要这么长时间,一个小时我都能背完三张条目了。”

“云上人家,城市花园,休闲娱乐,您真诚的不二选择。”

安迷修明智的选择闭嘴,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他们两个相识于网游,当时雷狮红名被安迷修为了赏钱追杀,最后一起被扔进监狱,于是两个人不打不相识,开始了愉快的一起砍人也一起被人砍,一起插旗一起喊话的生涯,最后面基时才发现对方是相识已久的死对头,就这样,两位的伟大事迹被一代代在A大传颂下去,并被学姐学长教导学弟学妹说游戏穷三代面基毁一生,少打游戏多写论文。

安迷修呜呼哀哉自己大好男人竟然沦落到和雷狮厮混在一起,痛惜自己逝去的节操的同时转头不经意间问:“今天星期几。”

“星期五。”雷狮看了一眼路程,还有半个小时。

“……?????!!!!!!”

安迷修掏出手机吓得看了一眼日历,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是不是看错了,直到那明明白白写的星期五击溃了他最后的脑神经,他一把拍上的雷狮肩膀——还好他还记得这是在开车,没有抓雷狮的手:“停车,我要回去!”

“怎么。”雷狮继续开车,表情无喜无悲:“你被绿了?”

“我连对象都没哪来的绿?!”安迷修堪称悲愤:“今天下午我有课!我才反应过来!我睡糊涂了!我的全勤!我要回去!调车!”

雷狮不为所动,自顾自的开车:“安迷修,你醒醒,咱们都上高速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和丹尼尔交代吧。”

安迷修如丧考妣,垂头丧气拿出手机准备给丹尼尔请个假,刚点开QQ图标就看见自家师妹疯狂的窗口抖动,他点开对话框,一瞬间右眼皮跳三跳,安迷修觉得大事不妙。





最后的骑士:怎么了?你怎么那么急。

星月魔女:安哥!!!!!江湖救急!!!!!!!

最后的骑士:……你又干嘛了,是把金的培养液打翻了还是把格瑞的标本弄坏了。

星月魔女:不是……

星月魔女:那什么,安哥,下午你帮我个忙呗,事成请你吃饭。

最后的骑士:?

最后的骑士:下午还有丹尼尔的课啊小姐姐,你这是想让我死。

星月魔女:哎呀没事,我去和秋姐说一声,给你请个家,我这个事情才是十万火急,安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最后的骑士:你要是每天按照这个态度对我就好了。

最后的骑士:什么事情啊。

星月魔女:帮我相个亲。

最后的骑士:????????

最后的骑士:凯莉????????

星月魔女:安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什么情况,我老爹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给我介绍什么青年才俊,我现在被逼无奈,只能想到你了。

最后的骑士:但是,凯莉,你相亲对象不是男的吗?你叫我去?????

星月魔女:哎呀,你就说你是我哥哥之类的替妹妹把把关,谢谢安哥了啊。

最后的骑士:……不是,等等,你到底要见谁啊,我现在也在外面,我也要陪人去相亲????

星月魔女:那你就看看能不能溜出来,地址我发给你,云上人家,二楼雅座,那个所谓青年才俊的名字好像叫雷狮,你加油,886。

最后的骑士:……………………

最后的骑士:我可以说脏话吗。

最后的骑士:甘霖娘。

星月魔女:诶,这个是脏话不可以讲哦。


【对方已经拒绝接受您的消息】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宣布和凯莉绝交,就被凯莉拉黑了,他面色极度复杂,导致雷狮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你好丑。”

安迷修没好气道:“开你的车去,雷狮。”

“到了。”雷狮打开车门:“你刚才在干什么。”

“没什么。”安迷修思考了一下,如果让雷狮知道了他的相亲对象变成了自己,指不定又要抽什么风,他决定等时机成熟了在宣布这个消息,以防雷狮心肌梗塞。

两人上了楼,面对面坐下,这云上人家果然名不虚传,一看那些假山假石就知道开这店的人财大气粗,雷狮招手点了一壶西湖龙井,安迷修琢磨了许久,终于决定开口。

“雷狮。”安迷修假咳两声,玩手机的雷狮抬头:“嗯?”

安迷修眼一闭豁出去了,他这不是为了美丽的小姐,是为了自己这位小姐的亲友的亲姐姐是自己教授的女朋友而豁出去了:“其实我就是凯莉。”

雷狮不紧不慢的玩着手机,似笑非笑的看着安迷修:“你当我是瞎子吗。”

安迷修心里面居然燃起了些许雷狮其实是个弱智的希望,他憋出了一句:“……那是我网名。”

雷狮说:“你还记得你本科四年的高等数学题是抄谁的吗。”

安迷修说:“你啊。”

雷狮悠哉悠哉的玩着手中的陶瓷茶杯,上面蓝色的花纹倒是别有一般趣味:“怎么说呢,你和佩利智商加起来乘以二都不足到我二分之一,你是哪里来自信,你属金鱼吗。”

这还把佩利骂了一遍。安迷修面无表情,我回去就把凯莉的手术刀全扔了。

雷狮终于屈尊放下他玩了好一会的茶杯,叫来服务员又点了几份茶点,最后含笑看着安迷修,安迷修有些发毛,他尊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和雷狮面对面直视——直到茶点上来了。

“凯莉是谁。”雷狮终于开口了,安迷修在心里面长叹一口气:“我师妹。”

“你师妹?”雷狮点了点头,他拿过一块绿豆糕开始吃:“帮我谢谢她。”

“啥?”

安迷修觉得雷狮要疯了,他考虑要不要把雷狮送给银爵他们精神学院看看,雷狮又喝了口茶。

真香。

安迷修小心翼翼开口:“雷狮……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去二院看看呗,报我名字还给你打个九五折。”

雷狮说先吃东西,你话真多,安迷修哦了一声,埋头开吃。

唉,有钱真好。

“雷狮?”

“雷狮,你干嘛这么直勾勾盯着我?”

“雷狮????你没事吧?”

雷狮笑了笑:“当然没事,你这师妹有点调皮啊。”

“怎么了。”

“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来枕头。”雷狮慢斯条理的说:“我觉得今天晚上老头子就能看见他的三儿媳妇了。”

安迷修刚喝一口茶差点呛到没缓过来:“什么,谁?”

“凯莉啊。”雷狮慈爱的说:“‘凯莉’先生,我觉得你和我,很适合。”

安迷修惊了:“什么,你说啥。”

雷狮没再说话,两个人自顾自的继续解决茶点,末了,雷狮又来一句:“等一会去网吧开黑?”

去啊,谁怕谁。


——

是参本的稿子,被主催告知解禁了嘿嘿嘿(。)

END

  994 7
评论(7)
热度(994)

© 空明。 | Powered by LOFTER